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选之国1620 > 第526章 色楞格堡(下)

第526章 色楞格堡(下)(1/1)

目录

“楚楚,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如果不是为了和我在一起,你早就升官去大员了。”娜木钟收起不三不四的表情,爱怜地对着楚中天说道,“现在连累你都娶不到婆娘,实在对不起啊!”

“娜姐,你看我像是受委屈的样子么?”楚中天嬉笑的回应道,“我在这北海边很快乐啊,因为北海边有你哈!”

“别胡思乱想了,选择和你在一起,是我心甘情愿的,或许当初会有一些不甘心,但是如今你给我生了这么多小家伙,作为一个男人,能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保护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那还有什么可求的!”楚中天情意满满地继续说道。

“嗯,我就喜欢听你说这些话,你就算受委屈,我也不会放你走的,明白吗?”娜木钟咬着嘴唇凑过来,楚中天便一把抄着娜木钟的腰,把她从她的马上揽到自己马上,娜木钟顺势坐到楚中天的怀里,然后两人在秋色和夕阳中拥吻起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天气渐渐的凉了,这里是一片苦寒之地,一年中温暖的季节就那么两个月,严寒才是这里的常态。

不过好在娜木钟如今有了色楞格堡,冬季可以和她的部民躲在温暖的城堡里,尼布楚的商人们从赤塔赶着驮队过来,给色楞格堡带来丰富的物资,顺便拉走这里的毛皮、鹿皮、羊毛等特产。

萧瑟的秋风中,从色楞格河的下游过来一艘船只,从这个方向来的船只除了罗刹人,楚中天想不出还有别人。

来的人果然是伊尔库茨克堡派出的使者,看来是这一段时间娜木钟的人在贝加尔湖北岸打秋风起了作用,伊尔库茨克的人过来谈判来了。

来的人名叫舍普维琴科,是别尔菲科夫的一名助手,而负责接待的就是楚中天,两人竟然用布里亚特蒙古语交流起来。

“顾问先生,本使节过来的目的是重申双方在六年前签署的和平协议,当时该协议规定贵我双方以贝加尔湖为界,在贝加尔湖西侧和北侧为罗斯国的控制地,而贝加尔湖的东侧和南侧为你们蒙古人的游牧区,双方保持和平互不侵犯,但是如今贵方的骑军在伊尔库茨克周围抢劫,不知贵方作何解释?”舍普维琴科上来就先声夺人,指责娜木钟的人违反以前的协议。

楚中天当然不吃他们那一套,反驳道,“你们还知道贵我双方有协议啊,哥萨克到贝加尔湖南侧来抢劫你们怎么解释?”

“我们只是路过,主要是为了追击越界的喀尔喀蒙古人!他们进入我们地盘游牧,我们是为了驱逐他们而已。”舍普维琴科辩解道。

“哦,其实我们的人也不是去伊尔库茨克抢劫,而是和安拉加人建立一些关系,要知道,安拉加人一直是我们的朋友。”楚中天也回应道,“另外,你们对安拉加人进行残酷迫害,这可是违背当初的协议精神,如果贵方还是这样的野蛮行径,我方将采取必要的措施。”

“就此事我方还要向你们提出严正的抗议,你们向安拉加人违规出售大威力的武器,企图煽动我们控制区的安拉加人暴乱,这作何解释。”舍普维琴科义愤填膺的质问道。

“允许你们残酷迫害安拉加人,却不允许他们拥有可以反抗的武器?这也太霸道了吧!与其占武力上的便宜,不如你们罗刹人主动和当地人和平共处,实现共同富裕。”楚中天提议道。

“如果你们持续迫害安拉加人,我们会一如既往的给安拉加人提供高质量的武器,他们可不会乖乖的伸出脑袋让你们来砍。”

“你们企图搅乱我方控制区的安全局势,我们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你们所拥有的武器我们也能拥有,而且更多的罗刹人会源源不断的沿着安拉加河进入贝加尔湖,等待着你们的是哥萨克勇士的怒火。”舍普维琴科威胁道。

“嘿嘿,更多的罗刹人?这里不产粮食,你不怕罗刹人来多了饿死呀,这片土地世世代代是我们的地盘,还能怕了你们?”楚中天嬉笑道,“你们正好给我们提个醒,回头我们会联系社团,让社团引起重视,看到底谁能耗得过谁!”

楚中天和舍普维琴科就这么唇枪舌剑的来回对呛,还是因这一片的局势确实比较混乱,沿着色楞格河下来的喀尔喀蒙古人,还有在安加拉河沿岸世代居住的安拉加人,更北面的北山人,各方势力犬牙交错,混乱得很。

而罗刹人的做事太粗糙,要是一家独大,武德充沛还没啥可说的,但是抗罗刹联盟的实力越来越强,罗刹人根本就没法完全控制本地区的局面,所以罗刹人越来越不好干。

但是罗刹人的优势就是他们有安拉加河这样的水运通道,虽然只有三个月的通航时间,但通行能力和成本比起距离斡难河水道还有一千里地的色楞格堡还是有优势的,说起来,社团能把控制区推到贝加尔湖东南岸,这已经是靠着楚中天和娜木钟的努力才办到的。

娜木钟斡耳朵是游牧部落,他们驱动牛羊在色楞格堡和赤塔之间来回游牧,牛马能很方便的从色楞格和和流经赤塔的音果达河之间驮回物资,再借助尼布楚基地经商的驼队,再驮运一定的物资,堪堪维护住色楞格堡的日常用度,在异时空的历史上,罗刹人越过这一段陆路,在现在鄂嫩堡的位置建立雅克萨城堡,那补给难度比起现在娜木钟斡耳朵可难多了,几乎靠着抢劫当地的部落才维持下来的。

这一次舍普维琴科既然过来“抗议”,那也是带着诚意过来“抗议”的,对抗罗刹联盟来讲,和罗刹人对抗也阻碍了娜木钟斡耳朵的和平生活,另外呢,罗刹人也不富裕,苦哈哈的也抢不到什么东西,他们大多数都是在罗斯西部活不下去的亡命徒,来到东面就是找一条活路,那能富裕么?

另外,舍普维琴科刚才的一番言词,表面上楚中天不以为意,但是心里也暗暗警觉:为什么罗刹人突然有增兵的想法,要知道,贝加尔湖周围全是一片蛮荒苦寒之地,能得到的利益有限,实在想不通罗刹人为啥要增兵。

或许这是舍普维琴科吹的一个牛皮,但对楚中天来说是一个好机会,正愁没有理由向上级要支援、要好处呢,这可是罗刹人的使者实实在在的威胁之言啊,一定要向上级汇报。

楚中天老是隐约觉得,社团的高层对西伯利亚这一片蛮荒苦寒之地情有独钟,这实在让人想不通呐,这个地方也就是游牧人靠着喝牛奶才能生存下来啊,没错,就是喝牛奶,或者是其他牲畜的奶。

并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放牧牛羊的人就是以肉为主食,实际上在草原也不是经常有肉吃,牧养的牲畜是舍不得吃的,比如羊要用来剪羊毛,要挤奶,只有在冬季到来前,很多羸弱的,明显过不了冬的牛羊才会被宰杀吃肉。

牧民在入冬之前宰杀牲畜,然后把牲畜冻起来,可以让一家人冬季有肉吃,但也不能顿顿吃,因为不够吃。

日常的各种食物就是奶制品,奶皮子、奶豆腐、奶酪等,才是牧民的主食,就连奶茶,在以往那都是奢侈品,要是加了盐和糖的奶茶,那更不得了,是招待贵客才拿出来滴。

不过现在社团打通了贸易线,大量的生活物资流入草原,什么盐巴啊、红糖啊、砖茶什么的,也都不是什么稀罕物了,可以放开喝奶茶,甚至各种烈酒,大家也都可以放开喝了。

这么一片什么都缺的土地,社团的人费劲吧咧要挤进来,为此不惜建立了一整条运输线,还要压制着南面的后金国,大领导们多次过来视察尼布楚,对尼布楚基地的安全和斡难河流域的安全局势非常关注。

据尼布楚基地的官员透露,社团在尼布楚一带的经营一直亏损,尽管如此,在大员的社团高层还是年复一年的拨付大量的补贴给尼布楚基地和鄂嫩堡基地,抗罗刹联盟的补贴还是专款专用,别的部门想染指那是门都没有。

但是海西的领导们不怎么重视尼布楚这边,长期亏损的地方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啊。

楚中天和舍普维琴科继续进行没有营养的交涉,等双方都吵得差不多了,楚中天和舍普维琴科开始试探性的谈判,与其说是谈判,还不如说是互相试探底线,社团给抗罗刹联盟的要求就是和罗刹人以贝加尔湖为界,以西以北为罗刹人的地盘,但贝加尔湖东南部则不许罗刹人过来一兵一卒。

不过楚中天现在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娘的,自己的儿子可不少,虽然他们名义上都是额哲的儿子,但自己是枪手啊,那可是自己努力耕耘出来的,舍不得啊!更何况娜木钟如今正是虎狼之年,未来还不知道能给自己生多少呃!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