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去你的岛 > 背古诗

背古诗(1/2)

目录

厚厚的雨布一遮,后车斗的两个小孩没法再看到外面。雷声滚滚,雨珠滴滴答答地下落,男人卖力地蹬起三轮。

虽然有一个大人的脑子,但王结香还是落到现在这个境地。不幸中的万幸,她和殷显没有被绑起来。或许是因为这是一场临时起意的诱拐,他没准备绳子;也可能是王结香的出现,打乱他的计划,让男人只能匆忙离开。

大概是淋雨又受了惊,王结香挨着殷显,发现他的胳膊冰冰的,脸色难看。

说实话面前的他和长大后的殷显长得不像,她第一面完全没把他认出来。圆溜溜的大眼睛,眉毛嘴巴秀气得像个小女孩,眼眸中透出一股柔弱的书卷气。要说像,倒比较像在小兔岛看见的那只小白兔。

王结香举起手,尝试地动了动头顶的雨布,它从外面被一些重物压着,其实不算牢固。她一个人逃脱轻而易举,关键是得把殷显一起带走。

“看看这个,你这会儿明白他是坏人没有?”她向他展示自己被脸上的巴掌印。

“有一点点知道了。”比起王结香熟络的动作和语调,殷显看上去分外拘束。他不认识她,一个疯疯癫癫的小女孩和一个疑似认识他爸爸的叔叔,对他而言哪个更可疑还说不定。

“你最开始怎么知道他是坏人呀?”他怯怯地问。

王结香总不好跟他说:你们说话时我就在你家,凭借这些年看过的社会新闻,我判断他是坏人。

“这人,”她眉头一沉:“我在报纸上看过他是诱拐犯的报道。”

这个谎撒得挺好,王结香沉浸在自己的机智中,却没有把殷显的年龄因素考虑进去。他未曾见识过人世间的险恶,不知道有些恶魔是披着人皮的,连诱拐犯这个词对他来说都很陌生。

“你会看报纸?”殷显关注的重点完全偏了:“那你一定认识很多字吧。我天天背古诗,可我还没法看报纸。”

说到这儿,他表情又沮丧几分:“今天的古诗好难,没背下来,回家我要挨妈妈骂了。”

“小朋友,姐姐正跟你谈论诱拐犯,”王结香揉着太阳穴,换了种简单的说法:“我们遇到大坏蛋了,超级可怕的大坏蛋。你清醒一点!这时候想什么背古诗啊?”

和殷显谈恋爱那会儿,他常常调笑着,管她叫猪脑子。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碰上这一天,需要她来迁就他的智商。

“哦,”小殷显缩了缩脖子,看着她的眼色说:“那,那我们逃跑,好吗?”

“当然好呀,你总算开窍了。”

王结香取出口袋里的迷你锤,欣慰地朝他一笑。

“你信我,跟我一起逃跑。”

殷显见她笑得诡异,以为自己不同意的话,她要用锤子打他。

“嗯。”他立马坐直了,点头如捣蒜。

“你听我口令,我倒数之后,你麻溜掀开雨布,马上跑。我给那坏人一锤头,把他锤晕,然后跟上你。”

她这边计划得唾沫横飞,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音量,以及身下板车逐渐慢下的速度。

“三、二,一!”

殷显如她所言,使劲浑身力气扯开雨布。

大雨扑头盖脸地淋向他们,王结香抬头,见到骑着车的男人双眼木然地注视着她。

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一道一道,沟壑交错,衬得他的脸像一张裂开的面具。

“跑!”她的胳膊肘重重地将小孩一推。

殷显跳下车。

王结香抡起锤子往男人脑袋上砸。

他拿手一挡,她的小不点锤子被接了个正着。

王结香暗骂不好,弃锤,回身,奋力往车下一跳。

板车的后挡板拌了脚,她是膝盖先着地的。

跑在前头的殷显,一边跑还一边往她这里看。王结香挥手让他走,望四周看了眼,她顿时心头一凉。

寂无人烟的田野,雨水为它蒙上灰色的纱。

此情此景,试问谁人能不感叹一句:真是个毁尸灭迹的好地方。

王结香捂着剧痛的膝盖,坚强地跑了两步,跑着跑着,脚步悬空了。

“你真的在新闻上看到我了?”

男人单手揪起她的衣领,强行让她面对他。

王结香欲哭无泪:“大哥,我说我看错了来得及吗?”

他不作声。

她积极地向他提议:“您要不再去抓一抓殷显?”

说话间,王结香的脑内在暴风回忆从前看过的女子防身术。

是踢他的双腿之间合适,还是戳他的眼球合适。

男人冷笑一声,很是不屑小鬼头在这个节骨眼还在耍嘴皮子。

“都来吧!”

王结香果断地送了他个套餐。

短腿一蹬,她踩上他的双腿中间,借力双指插向他的眼珠。

没料到她还能反抗,男人被两个动作精准击中。

痛叫一声,他松了手。

王结香毫不恋战,拔腿就跑。

她是在农村长大的,属于山的孩子,这样跑起来,似乎真的回到了她的童年。

童年,受过伤的身体和心,她未长成的身体,埋着许许多多的痛苦,追赶她的是洪水猛兽。王结香埋头跑,只顾着跑,一跑进酣畅淋漓的大雨,跑进自然。

她越跑越快,在风中雨中,变得轻盈,变成渺小的一个点。

“跑啊,殷显。”

她拽过小娃娃的手,他们一起跑。

没人知道方向,要跑去哪里安全。

衣摆沾上溅起泥点,顺着额头滚落的不知是汗还是水,身后追来的脚步声如影随形。

抹了把汗,殷显伸手往右前方一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