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去你的岛 > 35、安全屋

35、安全屋(1/2)

目录

静。

不见兔子的身影,天地间静悄悄的。

那些吃的玩的, 他送她的钻石小山仍留在原地。小兔岛恢复原本的大小, 殷显的房子们消失了, 只余空荡的石板路, 一排排路灯投下寂寥的光。

“你在吗?”

王结香在岛上走着,大声地喊。

“殷显?”

她翻开草丛搜寻着兔子。

小岛走了个遍, 没看见他。

岛外,大海无边无际;天空, 月与繁星不言不语。

他去哪了?

王结香站在“小兔岛”的木牌旁,踮着脚, 将全岛巡视一周。

还有一个地方!

肥肥之家。

他的兔子窝依然保持着被破坏过的模样:没有屋顶,家具被翻乱;一层和二层间隔板有个大洞,是王结香用拳头把它锤烂的。

没有见到殷显。

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

她没看完的病例报告, 此时也已不见踪影。

王结香坐在兔子窝前叹气。

拿下一直拎在手里的粉色小包,她将里面的钥匙倒出来。

房子都没了,难道殷显的创伤被治疗,然后,他就不在这里了!

可是,为什么还有一把钥匙?

而且是,他们出租屋的钥匙……

王结香脑子想着事, 手指摩挲过肥肥之家的外墙。食指指尖触到一个扁扁的凸起物,她余光瞥向那边。

手指碰到的,是肥肥之家的门把手。

它非常袖珍,统共她的拇指盖那么大。

王结香打开肥肥之家的方式是掀房顶, 所以,她从来没注意过肥肥之家竟然是有门的。

她俯身看向那道门,两指扭动门把手,没法拧开。

房子的内部,门是一整块的平的褐色门板,没有把手。

“那咋开门啊?”

门上倒是有个钥匙孔。

王结香捡起她持有的那把钥匙,抱着“不会吧”的想法,将钥匙对上锁孔。

钥匙全部没入,完美地契合。

她打了个寒颤。

太诡异了,兔子窝的门板是个小小薄薄的木片。那锁身目测过去得比门板更长,但它能开这门?

小兔岛上没有任何的正常可言。

可仔细想来,这个肥肥之家,是最最离谱的。

兔子的肉身在这里的床上死而复生;想要什么就来什么的榨汁机被放在它的厨房;全黑的秘密空间,藏着殷显的病例报告;她将报告拿出房子的瞬间,它的尺寸变成正常的大小。

眼前兔子窝一览无余,王结香却迟迟不敢旋开它的门,发怵的感觉在肚里蒸腾。

拉开门,她会去到哪里?

回去和殷显在一起的岁月吗?

那么,王结香没有信心做好。

因为是关于自己的,没有办法置身事外。

员工宿舍的屋子,她见到妈妈,回来后带了照片给殷显看,害他有不适的反应;他们被连着的双屋吞没,她回到16岁的老家,完全忘记她不在现实世界。

如果里面是他们的过去,她没有信心能帮到他。

千纸鹤不知何时飞来了小兔岛。

王结香忧心忡忡地松开了拿钥匙的手。

她望着纸鹤,它扑打翅膀,在她的身边等待。

可以选择逃跑的,她有退路不是吗?

坐上千纸鹤回家,饱餐一顿,睡个好觉。

王结香的手伸出,又放下。

心脏抽疼起来,她痴痴地凝望千纸鹤,它翅膀上写了四个字。

——来我的岛。

年轻时没有钱,傻傻跟了他。

他们挤在没暖气的出租屋,又冷又饿。

他讲故事哄她,哄睡着就不难受了。

殷显哪会讲故事啊,他声线冷硬,说的话一点都不浪漫:等以后有钱,我买个岛。岛上有好吃的,大房子,买一窝兔子,你无忧无虑住在我的岛……

他说话不算话。

他们分手了,她没有住他的岛。

这么久了,又写的“来我的岛”,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要和好?

是不是啊。

王结香都忍不住骂自己蠢货,猪脑子。

——他都不记得你啦!

她捏紧拳头,缓缓地,冲千纸鹤摇了摇头。

纸鹤知晓它的主人做出怎样的决定。

幻回原身,它轻飘飘落至地面。

千纸鹤是被人用口香糖的包装纸叠的,叠得很差,皱巴巴的,看上去像一团垃圾。

王结香捡起它,放进贴身的口袋。

深呼吸几回,她沉静地把手放到门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