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去你的岛 > 43、海鲜味

43、海鲜味(1/2)

目录

钱是怎么要回来的?

王结香后来才了解到,殷显有多么能说会道。

他在做卖保险的工作。一旦戴上那副“职业”的面具, 他是典型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殷显最擅长软硬兼施, 打个巴掌给个枣;且他胆大, 即便没能力兑现, 仍敢夸夸其谈地给人开空头支票。要他存了心想骗人,很少有人能逃得过。

而关于他为什么进入这个行业, 又另有一番渊源。

大学毕业,殷显在汽修厂打过工。从那儿辞职后, 他自己创业,没把生意做起来, 还把积蓄赔了个精光。失败的教训让他发现自身的短板,他不了解市场,没有人脉, 最重要的是,他完全不会和人打交道。

关于这一点,没人能带他上路,殷显只能依靠工作经验摸索。

通过卖保险的工作进入销售业,借着这份工作他开始学销售技巧、学怎么做生意,锻炼打交道能力。

职业选择方面,王结香和殷显的选择是背道而驰的。

两次的打工经验, 让王结香更向往那种不靠人际交流,付出劳动就能获得收益的工作。

待业一阵子以后,她找到了工作,在一家小型的海鲜工厂打工。

货车不定时会往厂里送海鲜, 那些刚打捞上的海鲜,得按照大小、种类,来分区。不新鲜的海鲜会被淘汰,挑拣出来后,它们有的廉价处理,有的直接扔掉。顾客订的单子到货,王结香也负责打电话通知,帮忙打包,搬货。

这是一份相当依靠体力的工作。最初厂长看王结香瘦瘦小小的,铲海鲜的铲子都怀疑她拿不动,王结香说自己在乡下干过农活,力气不比其他打工的男人小。

厂长不再找理由推脱,反正工作量是固定的,她说能行,他没理由不让她干。

王结香自此过上了比殷显起得更早,比他回家更晚的生活。

之前她自己承诺,住下来会做家务,王结香说到做到。除了晚饭,她回来得太迟,需要殷显自己做,其余的日常杂事,她一人承包了。

殷显起床,王结香已经在外头勤快地晒起衣服。

城中村不像普通的居民楼,这里没有阳台,晒衣服要拉绳子晒。

粗短的绳子绑在两个屋子之间,先绑上绳子、晒上衣服的人,便占据了那块空间,邻里们对此心照不宣。偏偏左右两侧的房屋挨得紧密,过道狭窄,能晒衣服的地方小得可怜,因此门前那块最便利的位置是每日必须争抢的。

王结香撑着晾衣杆,想一次性把好几件衣服挂上去,杆子晃晃悠悠。

殷显开门出来,一把接过她没挂好的衣服,伸长手臂,稳稳地把衣架勾到晾衣绳上。

晾好衣服,他们同时间刷牙洗脸。

俩人并排蹲着,轮流使用水龙头。王结香洗脸洗得比殷显还快,毛巾沾了水,朝脸上来回“唰唰”擦两下,就完了事。

他帮她拧毛巾,她先一步回屋煮早饭。

一般的早饭他们吃稀饭,配榨菜,白萝卜,偶尔饭中会加一些有颜色的豆子:绿豆、红豆、黑豆,三种豆子一起加。

王结香最不爱吃黑豆,有了黑豆,整锅粥被染成黑色。早晨煮饭时间短,她每次都煮不熟,黑豆入口是生的,殷显常常嚼着嚼着,表情一顿。

中午和晚上,海鲜工厂有盒饭。

晚上下班,殷显自己先吃饭。

只要他闻到空气中飘来一股浓重的海鲜味,那必是回家的王结香到了附近。

她不光身上带着海鲜味,偶尔还会真的带点海鲜回来,鱼呀,螺呀,海蛎呀……最经常带的是螃蟹。

厂里被淘汰的螃蟹里,那些品相不好,或者个头太小螃蟹,煮一煮是能吃的,王结香隔三差五会捡一些拿回家。

头一回,她带东西回来,是偷偷地带。

当晚,王结香是厂里最迟下班的。清理垃圾时,她见到不要的梭子蟹中有在动弹的,觉得丢掉浪费,就用塑料袋装了一只带走。

王结香到家,殷显没睡,她兴奋地向他展示自己“偷”的螃蟹。

听她说完这个螃蟹的来历,殷显坚决不碰它。

“你自己吃。”

王结香明显的失落:“为什么呀,你螃蟹过敏?不爱吃螃蟹?”

他摇头。

“那为什么不吃?我特地拿给你吃的。”她从袋子里掏出螃蟹。

它被她抓在手里,模样十分温顺。

对着一脸委屈的王结香,殷显叹了口气:“贪小便宜不是好习惯,即便是要扔的海鲜,你个人带走也是不遵守公司规定。况且,它是人家丢了的东西,脏脏的,你捡着垃圾回家……”

“我明天跟厂长道歉。”

螃蟹被王结香放回塑料袋。

努着嘴,她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了几句。

“只是,它其实是能吃的东西。我没想太多,想到能做个夜宵,所以带回来。”

“虽然是垃圾堆里捡的,刷一刷就干干净净了……唉,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把它养起来吧。”

殷显的后半句话“你捡着垃圾回家,被同事看到会丢面子”,不再符合时宜。

她见他没话要说,灰溜溜地提着塑料袋走了。

朝自己的水桶装了水,王结香将螃蟹放进去。

到公共浴室洗完澡,她又洗了衣服。

殷显总是不记得关灯。屋里开着大灯,浪费电,好处是在门外洗衣服的她,眼睛能看得见。

终于洗去一身的海鲜味,王结香进房间时,躺床上的殷显正好翻了个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