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去你的岛 > 48、猪脑子

48、猪脑子(1/2)

目录

殷显并未回以甜言蜜语,但是, 态度坚决要走的他, 最终没有离开王结香。

他们忙前忙后, 将行李归位。

殷显热饭, 王结香站在旁边看着他。

殷显吃饭,王结香坐在凳子上看着他。

他吃完饭, 王结香牵起他的手,一起去公共浴室洗澡。

到睡觉的点, 她钻进他的被子,撑着下巴看他闭上眼睛的睡颜。

殷显终于出言制止:“你明天不打算工作了?”

“我知道……”

王结香趴在他的胸膛, 手搭着他的腰。

“看着你比较踏实嘛。你那么久没和我说话,那么久没有抱我睡觉,那么久我都没办法亲亲你……”

他睁开眼, 看向她。

那双波澜不惊的黑眸瞥来,王结香的心一虚,猜测自己八成又要挨骂。

“好啦,我正经做人,我乖乖睡觉。”

她支起上身,往旁边一滚,回归该躺的位置。

拉起小棉被, 保持听话的好宝宝睡觉姿势,她对殷显说。

“关灯吧,晚安。”

殷显坐起。

王结香感到身边的床垫向下一陷。

她眨了眨眼。

他的脸凑近,越来越近。

冰冰凉凉的唇, 属于殷显的好闻的气味,温柔地覆过来。

他亲了她一下。

第一个吻落在嘴角。

王结香屏住呼吸,瞪大眼睛。

第二个吻直接地印在她唇上。

脑子有烟花“噼啪噼啪”绽放。她的身体被奇怪的魔法封住,无法动弹;心脏却失速地跳动,一路跳到屋顶,跳到高高的月亮上去。

第二个吻结束。

玩弄心跳的迷人男子殷显,回身关了灯。

眼前的房间填满黑暗。

王结香听到旁边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躺下睡觉了。

——哎唷,怎么突然对她这样啦?!

难道是因为,自己之前的那句:那么久我都没办法亲亲你?

王结香无声地咧嘴傻笑。

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甜甜蜜蜜。

*

这段冷战至此画下句点,两个小情侣的感情比闹矛盾前的更好。

不过,日常的拌嘴依旧少不了。殷显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毛病,特别讨厌看医生。明明生了病,人难受得不行,但不论王结香怎么劝,他就是不肯上医院。

所以,常常是他生了病,王结香比他更着急。

“没事的,只是没休息好。”殷显每次都这么说。

他要真没事,她也不会小题大做。

问题是,殷显太爱逞强,他说着“没事没事”,很容易把小病拖成了大病。

她急啊急,能被他生生地急哭。

王结香恨不得自己是个大力士,一使劲就把殷显举起来,再用力一甩,将他稳稳地丢进医院。

“你是不是怕打针?怕吃药?怕医院有病毒?”

“你担心医生医术不行?担心被医院骗钱?”

殷显频频摇头。

“那还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你心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特别讨厌去医院?”

“没,你别瞎担心……”

他还有半句没说完,被咳嗽声打断。

王结香帮他拍背顺气,无奈极了。

……

殷显拒绝看病的次数多了,王结香在心中暗下决心:下一次她生病,她也死活赖着不去看,她连药都不吃!非得让殷显也尝尝那种坐立难安,挖心挠肺的滋味。

他着急他的,到时她头一昂,嘴一噘,用他拒绝看病的那一套来拒绝他。

“我好得很,我没事。安静,别大惊小怪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要噎得他哑口无言,回不了嘴。

王结香梦寐以求的“机会”在她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到来。

某天她下班回家。路上太黑看不清路,走着走着,她一步踩空,从城中村的上坡一路往下滚。

膝盖磕到别人家修在坡中间的水池,她疼得龇牙咧嘴,手撑着那水池的边缘,总算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

“哗啦——”

不知是被她的膝盖撞坏,还是被她的体重压垮,水池的砖塌了。

水池的主人听到响动,骂骂咧咧地出来讨说法。

王结香又是鞠躬又是道歉,将钱包里的钱全赔给了他。

待她一瘸一拐地回到家,开门的殷显看见她脸上擦伤、裤子上的血迹,明显的低落的神色,他的表情瞬间严肃了。

“发生什么事?”

王结香一五一十地将刚才的情况告诉他。

他转身拿了钱包和家里钥匙:“去市里的医院,得看看你身上的伤。”

她刚赔水池花了一大笔钱,哪肯再去医院。

“只是看着严重,其实根本没事,现在都不痛了。”

王结香拦住殷显,拽着他回屋里。

“你来帮帮我,抹点药水之类的。”

他像是没听见她的话,打开衣柜帮她找了条围巾:“夜里冷,你衣服够不够厚?”

“我不出去,不去医院……”

直到这一句,微妙的既视感才令王结香想起自己曾经暗暗下过的决心。

“我好得很,你操什么心?你生病不到医院看,我摔倒凭什么去?我要跟你一样,管你说啥,我不可能去。”

她模仿着殷显的阴阳怪气,将当时他那股不配合的劲儿重现得惟妙惟肖。

可惜被模仿者无心欣赏她的精彩表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