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去你的岛 > 49、夜盲症

49、夜盲症(1/2)

目录

第二天,王结香和殷显都跟单位请了假。

他陪她去医院的眼科挂号, 做了详细的眼部检查。

最后的诊断结果出来, 是暂时性夜盲症。

无家族遗传史, 视网膜杆状细胞无病变, 后天缺乏维生素A,建议均衡饮食, 食疗补充维生素A。

听完医生的病情分析,王结香的脸上总算有了笑容。

挽着殷显的胳膊走出医院, 她扬起头,对他灿烂一笑:“哈哈, 我没事啦。”

“高兴得太早,”揉乱她的额发,殷显说:“要补充维生素。”

难得他们都没上班, 回家路上一起拐去菜市场买菜。

殷显看到摊贩在卖黄花鱼,问王结香要不要吃。

她摇头,在他耳边小声道:“海鲜我可以带回来,不要买。”

海鲜,王结香只吃从厂里被捡出来的品相不佳的海鲜,因为是免费的。

他们又走几步,看到猪肉摊。

“我去买点肉, 今晚炖胡萝卜排骨汤。”

殷显刚要迈出步子,王结香扯住他:“不久前吃过肉了,这个月不可以吃肉了。”

肉贵,他们一个月买肉的次数, 她有在默默地计算,控制。

“所以,不吃肉,你有什么想吃的?”

“炒鸡蛋,醋溜白菜……”

他打断她:“怪不得医生说,你没有均衡饮食。”

再这样下去,他们买的仍旧是平时的那几样食材,殷显剥夺了王结香选择菜的权利。

他拽着她,去猪肉摊,跟老板买了排骨和猪肝;再回到之前的海鲜摊,买下一只长得漂漂亮亮,活蹦乱跳的黄花鱼。

王结香让殷显别买了,他又去蔬菜摊一把青菜和一大袋胡萝卜。

殷显两手拎得满满当当,对自己的购物成果相当满意。

——他们哪天吃饭有这么丰盛过,太浪费钱了。

她接过一个轻的袋子,表情气鼓鼓的:“跟我唱反调你就开心了,是吧?”

他睨着她,点点头:“对的。”

*

自王结香被诊断出夜盲症后,晚上下班的点,殷显总会到城中村的上坡接她。

因为这病,有天她又闹了笑话。

别人丢在草丛的塑料袋,王结香将它错认成了兔子。

之前殷显把娃娃鱼看成老鼠,被她笑话了多久他可记得,这回轮到她看走眼,殷显自然也是使劲地开她玩笑。

格外喜欢兔子的王结香,反应很大地生了他的气,一晚上没跟他说话。

隔天,殷显跟她提到:“养只兔子呗。”

出乎意料地,王结香不同意。

她说他们没钱没时间养好一只兔子。

她说得在理。

殷显能掏出钱,替家里改善一两顿伙食,可那也仍旧无法改变他们贫穷的事实。

他俩这个水平的工资,在大城市只够日常的开销。

医生建议食疗补充维生素A,偏偏王结香不爱吃萝卜。就算只是煲汤加了点胡萝卜,她都吃得愁眉苦脸。殷显想着买个榨汁机,王结香是爱喝果汁的,胡萝卜榨汁说不定她可以接受。

到超市看中一款合适的榨汁机,又看了看它的价格,他灰溜溜地离去。

——没钱,没钱。

近来殷显愈发频繁地开始考虑:是不是该换一份工作?

做保险的目的是学销售技巧,为以后做生意提供经验,他本来就没打算在这行长久地干下去。

最近几个月,业务不好做,他拿到手的工资少得可怜。而维持客户,认识新客户,又需要他投入金钱,去送人礼物,陪人应酬。

关于未来的路怎么走,王结香没有跟他探讨过,殷显也没有主动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

她天天去海鲜厂做体力活,贫穷不怕,吃苦不怕;有爱饮水饱,好像能和他在一起就万事大吉。

可是,殷显没有办法停止焦虑,钱来得太慢了。

这些年锻炼的社交技巧,是否已经达到纯熟?该不该换个环境试试手?

换工作的想法萦绕在心头,殷显晚上睡不着,成宿成宿地失眠。

半夜,王结香翻了个身,旁边的被窝冰冰凉凉。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坐起来按亮床头灯。

家里的门开了道缝,她光脚走过去,看见殷显蹲在外面,手里夹着一根烟。

他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孤独感。

一手扶着头,一手夹着烟,烟是燃的,但他没抽。

殷显正盯着对面的什么吗?落进王结香的眼里,那儿仅仅是一片没有意义的漆黑,她什么都看不出。

她静静地看着他,很难描述心里的感觉。

似乎因为他的孤独,她也不由自主地孤独起来。

她不知道他是抽烟的,像是她始终不知道他为什么特别讨厌医院。

她不知道他在烦恼的事,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他。

殷显从来不向她求助。

他们每天呆在一起,有很多时间,可以说无数的话。

即便她看得出他疲惫,他从不与她倾诉。是他的性格如此?或者,她不是合适的倾诉对象?他不曾对她说过爱、说过想念、说过烦恼,说过累……更别提求助。

心中涌起古怪的低落,王结香转身,走回床铺。

走到半路,她忽然反悔。

脚步故意在地板踩出声音,她预留出时间,慢悠悠地到达门口。

装作刚醒的样子,王结香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推开门。

殷显的烟已经掐了。

“怎么醒了啊?”他问。

她声音含糊:“你没在,就醒了。”

“刚刚出去上了个厕所。”

殷显冲她笑了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