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女生 > 我是活的东京怪谈 > 024离开

024离开(1/1)

目录
好书推荐: 出生就被包养的龙 我是真不想当大明星 大恩以婚为报 疑雾密布 反派夫君靠我续命 母老虎升仙道 盛世闺娇 我把竹马捧成了顶流 极品女主攻略 开棺惊魂

行脚商人在对自己说话。

一种难以描述的不适从栗原司的脊椎骨往上冒,他透过吉次郎的身体目光锐利地看行脚商人。行脚商人直起身最后再说一句:“好了,现在您该离开了。”

话音刚落栗原司只觉得吸引力从后方传来,仿佛有只手拎着他的衣领粗暴地想要把他从吉次郎的身体里拎出去。

但栗原司可不打算就这么离开。

他紧咬牙关跟那股引力做斗争,耗费全身力气冲击吉次郎的身体,额头上冷汗涔涔青筋毕露。

“嗬!”栗原司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怒吼冲向行脚商人,抬手一把将他身上的褡裢抢过攥在手里,接着冲行脚商人一笑,“或许该你来找我。”

在行脚商人愕然的神色中栗原司松劲顺应那股力量离开吉次郎的身体,身后行脚商人的话语越来越远。

“诶?诶!不是,魔君大人您怎么能这样!别走啊!把我东西还给我啊!!!”

栗原司回过神来眼前场景回到当下最后一关,他目光很快清明,看到旁边的西岛、渡边、佐藤皆直愣愣地立在原地脸色苍白,眼皮不断颤抖整个人状态不对。

栗原司想起《雾走术》中最后一关跟人心相关,大概就是现在的状态。每个人都遭受梦魇且无法清醒。突然他感到兜里发热,这才发现揣在衣服里的吉次郎的灰烬正在散发最后的余热。

他心有明悟,明白他刚才遭遇的情景是属于吉次郎的幻境——如果吉次郎以活着的状态离开会经历的画面。

除了吉次郎发热的“尸体”栗原司还察觉到另外一样东西。

他手上拿着一个褡裢。

行脚商人的褡裢也不知用什么材质做成,虽然表面破旧不堪但十分结实,布料厚重。褡裢的开口用绳子绑着,栗原司将其打开略略瞥看发现其中装有一本指节厚的旧书、信封信笺、墨盒纸笔,还有沉底的铜钱以及其他栗原司一眼看不出作用的东西。

神奇的是虽然里面装了不少东西但仅凭外表一点都看不出来,上手也十分轻薄只有褡裢本身的重量,但里面的那些东西又确实存在。不过转念一想这是怪谈世界商人的褡裢也就不奇怪了。

“看来是一件宝物。”栗原司最终下了判断,“不过是什么都不重要,看那个行脚商人这么重视的模样,他应该会来找我。”

栗原司满意地一笑将褡裢收起来挎在肩上,抬头发现三人依旧在梦魇当中,正想出手援助只见渡边第一个睁开眼睛。

渡边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被汗透湿,嘴唇颤抖,右手搭在腰间——那里有机动队配发的枪械,只是渡边一直没有使用。虽然看起来脆弱异常但渡边眼神坚毅,看向栗原司。

围绕在渡边身旁的雾气已然消失。

“你醒了。”栗原司说。

“嗯。”渡边点点头,把缠在腰上的绳索解开回头望身后。怪谈小村已经随着雾气消失不见,最后一位辘轳首也不知身在何处。渡边只能看到方圆十米的地方。他低头看脚下踩着的草地,远处都变成白色,周围立着四堵无限延伸到天空中的墙。

“栗原桑,之前你看到的也是这样吗?”从梦魇中清醒的渡边还带着虚弱,但已经没有生命垂危之感,没等栗原司回答他顿了顿又说,“神社不见了。”

不用栗原司答复渡边已经明白。

栗原司知道现在需要留时间给渡边消化这一切,他转而走到西岛身边正想弄醒她时西岛睁开眼睛,两人对视。

西岛十分虚弱小脸毫无血色,但在跟栗原司对视的那一刻她的眼睛亮得像水晶,晃得栗原司心神震荡。

“栗、栗原桑,我,我活过来了。”西岛小声地说着,脸上带笑,向栗原司证明自己没有辜负他的帮助。

愣了一秒栗原司才回复:“恭喜。”

西岛和渡边都醒来,最后剩下一个佐藤。佐藤没有这两位意志坚定,汗如雨下,腿已经发软眼看就要倒下。栗原司走上前扶住佐藤的肩膀在他耳边大喊:“起床了!”

只见佐藤浑身一抖睁开眼睛瘫倒在地,呆然地望着周围,嘴上还念念有词:“妖怪、妖怪···我不想死,别杀我,我的脖子。”

这下三人都醒来。

在佐藤醒来的同时空间发生变化,脚下的草地变硬成为地板,佐藤住宅二楼的装扮渐渐显现。这一次的转换渡边看在眼里,而在转换的同时西岛消失不见。她正回到自己的小屋。

虽然渡边能够看到改变,但情况发展太快在他看来就是一瞬从草地变回佐藤住宅,只有栗原司能够看清楚整个变化过程。

回到二楼渡边发现佐藤正躺在他那张床上神情呆滞。

渡边身旁,栗原司开口:“人既然回来那我也该走了。接下来的事情得交给你们专业人士。”

“等等。”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渡边还有种身在梦中之感,他叫住栗原司,“栗原桑·····”

渡边不知道用怎样的措辞,栗原司接话:“我相信以渡边刑事你的能力查到西岛不是难事,如果你想了解情况那就跟西岛联系吧。当然,如果你不想参也没关系。那,下次再见。”

栗原司耸耸肩膀将褡裢挎稳离开房间,他在楼下遇见正在查探的中村。中村一眼看到栗原司身上多出的褡裢询问:“你身上的是什么?”

“佐藤桑找到了,就在二楼卧室。”

听到栗原司这句话中村也不去管他身上多出来的东西,神色一惊快步跑到二楼,一旁的井上亦是如此。

抵达二楼中村推门进入,见到躺在床上的佐藤十分震惊,随后的井上也一副见到鬼的模样。

“渡边桑,我检查了整个屋子都没有佐藤桑的踪影。他怎么会出现在床上?”中村询问。

井上碎碎念:“我明明看到了他被分尸了啊,脑袋都掉了····人怎么又回来了?”

“现在几点了。”渡边侧头看中村询问。

“啊?”

“我问你现在几点了。”

“啊。”这次中村才看手表,“凌晨三点十二。”

“三点十二。”渡边倒吸一口凉气。

谈话中佐藤从恐惧的状态中醒来,看看在场的几位最终视线落在渡边身上:“渡·····渡边刑事?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目录
新书推荐: 这棵妖草有点凶 情定一生无悔过 创造后宫101 微光暖暖晴方好 快穿之我想重新穿越 我在东京打爆一切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陆少独宠重生妻 暴君的弃妃又撒野了 顶级女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