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道友,买把加特林吗? > 553.憨憨归来

553.憨憨归来(1/2)

目录

“老七,在不在?师姐进来啦。”

昆仑派八座浮岛中最偏远的一座上,在那歪歪斜斜的怪异剑庐中,彩衣剑修提着自己的蛇剑,大步推门而入。

结果下一瞬,漫天飞舞的无形剑气就如鱼群回转,哗哗啦啦的朝着她攒射而来。

其形之锐,在这剑庐四周带起道道剑痕。

女修倒也不怵,手中蛇剑也不出鞘,就如手杖轻轻挥动,在身前带出道道残影,一息之内,就把所有的剑气打消掉。

身为剑修,这种眼力和精准是基础,自不必多说。

“老七?又睡觉呢?”

彩衣女修也不再上前,她知道刚才这些剑气,只是自家七师弟用于护身的逸散剑气罢了,再往前走,怕是要受到真正的先天破体无形剑的攻击。

那玩意可太厉害了。

她扯着嗓子喊了几句,不多时便有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揉着眼睛从剑庐中走出来。

“雨浓师姐?你来干什么?”

眼前这人明明龙行虎步,行走间锐利剑气随身,就好似一把破天之剑出鞘,激的人双眼生疼,一身修为强横,却偏偏那张挺俊秀的脸上,又带着一股很“纯质”的笑容。

傻乎乎的。

“没礼貌!”

彩衣剑修雨浓仙子叉着腰,带着一股邪异妖媚,对眼前师弟说:

“之前教你的都忘了?”

“啊,师姐好!”

被她一声呵斥,老七立刻站直身体,乖乖的对师姐俯身行礼,这才让雨浓剑修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又看了一眼七师弟这剑庐内部糟糕的环境。

无奈的摇了摇头,温声说:

“师弟啊,不是师姐说你,你好歹也是大修士,把自己住的地方收拾一下嘛。免得弟子嘲笑于你。”

“敢笑话就打。”

老七憨憨一笑,摸着脑袋回了句,让雨浓女修翻了个白眼。

好吧。

这倒也是,眼前这位七师弟心思纯质,偏偏剑道修为极高,真要正面打起来,宗门里能稳稳压制他的,也不过四人罢了。

且这位师弟过去下山游历几次,可都是做出过越级打杀大修士的壮举的。

单算战斗力,这家伙就是苦木境天下剑修能排到前十的角色。

最怪异的是,他是昆仑派里唯一不带剑的剑修。

他自己就是一把剑。

老七出生时就有先天神通剑气随身,这破体无形剑气,就是他的剑道。

“那个,宗门有件事要交给你做。”

雨浓师姐一边伸手帮七师弟整理乱糟糟的剑庐,一边对他说:

“方青云,你还记得不?”

“那是谁啊?”

七师弟眨了眨眼睛,茫然的问了句。

“就是那个四处惹事的小兔崽子,掌门的亲儿子。”

雨浓剑修提醒了一句,老七这才反应过来,他揉着脑袋说:

“哦,那个小家伙,梅云姐姐的儿子,我记得,他还偷偷摸摸来找我,说是请我帮忙,和掌门师兄打一架

但我又打不过掌门师兄,就回绝了。”

“你还叫她姐姐!你不要命了?”

雨浓剑修听到这话,急忙上前,捂住老七的嘴,她厉声叮嘱到:

“上次不是告诉你了吗?在门派里不能提周梅云的名字,掌门亲手杀死她的时候,就代表着那是个禁忌了!

忘掉她!以后不许再提!”

“但梅云姐对我很好啊。”

老七抓着耳朵,说:

“她给我做饭,还带我去山下玩,你们都怕我,只有梅云姐不怕。在她离开前,还请我照顾好她的儿子,就是那个方青云哦。

他现在在哪?”

“他死了。”

雨浓剑修叹了口气,说:

“死在一伙邪修手里了,呵呵,到底是不是真邪修也无人知道,但就那小兔崽子找死的劲头,这就是迟早的事。”

“啊?死了?”

老七听到这话,顿时握紧拳头,其体内剑气涌动,震得整座浮岛都在摇晃震动。

他说:

“我不喜欢方青云,一点都不喜欢,他总是变着法的骗我去和掌门打架。但我喜欢梅云姐,梅云姐让我照顾好她儿子

我却没做到

雨浓姐,那伙邪修在哪?我要去杀了他们!”

“呐,这就是宗门要你去做的事,去追踪那群邪修。”

彩衣女剑修对七师弟说:

“那伙人现在在西海,为首的是个叫战狂的女魔头,还有叫红魔的炼体邪修,以及一个叫天落的邪剑修。

目前就这三个人,但不好说还有没有其他人唉!师弟,你别急!师姐还没说完呢!你回来啊!”

她叫喊着,但老七执行力超强的。

在听到三个邪修的名字之后,他便以身化剑,嗖的一声就消失在昆仑派宗门之外的云海之中。

剑气横流,一瞬切开云海。

形似流星一般,往西海飞驰而去。

“唉,师弟啊。”

雨浓剑修站在老七的剑庐前,目送着老七消失在天际,她这会也露出一丝悲悯之态,轻声说:

“你不通人情世故,却是活的潇洒简单。

心念着周梅云的好,却也不知道,那狡猾的女人也在利用你,想着让你从无情的掌门手下,救下她儿子。

唉,都是可怜人。

方青云这可怜虫是一心求死,如今真死了,倒也是结了他这苦难一生。

这掌门师兄也是!

师父留下无上剑道九术,学什么不好,非要学绝情剑闹得自己现在人不人,鬼不鬼唉,这昆仑派的未来,岂能交到这样的人手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