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分化后标记了死对头

15、Chapter 015(1/2)

目录

陈淮安向姜宥礼道了一上午的歉才把姜宥礼哄好。

至少姜宥礼愿意搭理他了。

不过,他一直没弄明白姜宥礼为什么生气。

实在太反常了。

-

下午。

高一一班周一下午第三节课是体育课。

由于全校的体育运动服都交由体育馆的管理员老师放在储藏室保管,所以高一一班的体育委员蒋云骁先带全班一起去体育馆找体育馆的管理员老师拿了运动服。

然后把每套标有名字的运动服发给了全班每个人。

不过,男生和女生的运动服有一个区别。

那就是无论是女Alpha和女Oga,还是女Beta都有两套运动下装,分别是运动小短裙和运动小短裤。

高一一班拿到运动服后都去了更衣间换衣服。

体育馆有六种性别更衣间。

分别是女Alpha、女Oga和女Beta的更衣间,还有男Alpha、男Oga和男Beta的更衣间。

不一会儿。

姜宥礼换完运动服从女Beta更衣间走出来。

陈淮安和岑子衿正站在女Beta更衣间外的走廊上等姜宥礼出来,两人身穿运动服无一不张扬着青春朝气。

岑子衿这节课也是体育课。

姜宥礼朝他们走过去。

岑子衿望着姜宥礼的运动短裙笑了笑:“阿宥,我们不愧是心有灵犀啊,今天体育课又穿了同样的小短裙。”

她和姜宥礼上周一下午的体育课也穿了运动短裙。

在初中的时候。

岑子衿没有分化成Alpha之前。

她跟姜宥礼在同一节体育课的时候会一起去女Beta更衣间换衣服,如今分化成了Alpha就只能去女Alpha更衣间换衣服,所以她和姜宥礼这学期在同一节体育课的时候都会猜对方到底是穿运动短裤,还是穿运动短裙。

运动短裙衬得姜宥礼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又细又白,小腿肌肉的线条极其优美,她缓缓走过去戏谑岑子衿。

“子衿,你不穿短裤是怕会勒到自己吧?”

想当初她和岑子衿还能在同一个更衣间换衣服。

现在却是AB有别。

等她分化了,以后就是AO有别。

岑子衿当然知道姜宥礼指的是勒到什么,“是啊。”

她收起大长腿站直身子,“哪知道女Alpha的玩意会发育那么好呢,我真怕以后跟

我在一起的Oga会受不了我的尺寸,其实我到现在还有点不习惯这个玩意呢。”

女Beta在分化成女Alpha的时候。

第二套生殖器官会在分化的同时发育完全。

岑子衿分化成Alpha快三个月了还没有习惯发育完全的第二套生殖器官,平时穿短裤确实会勒着不舒服。

她还跟姜宥礼吐槽过。

姜宥礼扫了眼岑子衿的裙摆,“子衿,啧。”

她和岑子衿的运动短裙的小打底裤还是有区别的。

陈淮安看了眼手表,“我们走吧,快要上课了。”

姜宥礼点了下头:“走吧。”

说完三个人一起往走廊尽头的楼道走去。

-

下午四点的太阳依旧灿烂。

阳光为繁枝绿叶镀上了一层金光灿烂的纱衣。

风一吹,枝叶随风摇摆沙沙作响。

第三节课除了高一一班和高一二班是体育课,也有其他高一班级和其他年级是体育课,放眼望去操场上有好几个班的学生在集合,有树荫的地方都站满了学生。

高一一班集合之后围着操场跑了两圈。

然后解散了自由活动。

蒋云骁带着一班的几个人去体育馆借体育器材。

姜宥礼和陈淮安往操场旁边的树荫走去。

树荫底下的几张长椅本来坐满了人,其中一张长椅的三个男生见姜宥礼和陈淮安来了直接起身让出位置。

非常有眼力见。

姜宥礼和陈淮安走过去毫不客气地坐下休息。

无人敢扰。

陈淮安望着高一二班远去的背影,“老大,子衿他们班好像去了体育馆,这节课估计没法跟我们在一起了。”

姜宥礼遗憾地叹了口气:“可怜的子衿。”

岑子衿这学期的体育老师非常难缠,她上个星期就是因为体育老师无法跟姜宥礼和陈淮安一起自由活动。

她都烦死了。

操场上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周围弥漫着风和树木的清新气息,微风抚动姜宥礼散落在肩头的发丝,她仰头靠着长椅闭目养神,她很喜欢在体育课的时候坐在长椅上闭眼睡觉,因为这个浪漫季节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很舒服。

陈淮安找坐在隔壁长椅的男生借了一件外套,然后把外套盖在姜宥礼大腿上,防止姜宥礼的运动小短裙走光,弄完之后便坐

在姜宥礼身边戴上耳机安静地听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姜宥礼的身心在这一刻仿佛卸下了所有格外轻松。

思绪逐渐游离于天外陷入了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

陈淮安突然推了推睡得深沉的姜宥礼。

“老大,快醒醒啊老大。”

他喊了几声姜宥礼都没有反应,于是用力推了几下姜宥礼的胳膊,“老大,老大,快醒一醒啊老大。”

姜宥礼眼睫颤了颤。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揉了揉惺忪睡眼,只见眼中布满刚睡醒的红血丝,嗓音有些沙哑:“怎么了?集合了?”

陈淮安:“没有。”

他侧目望着不远处的漂亮少女,“我看见薰姐了。”

姜宥礼:“薰姐?”

她的睡意一下驱散了许多,“薰姐在哪?”

陈淮安指向乔艺薰,“薰姐在那里。”

姜宥礼顺着陈淮安指的方向看过去,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对上乔艺薰的目光,只见乔艺薰和柳涵钰正朝她这边走来,柳涵钰是乔艺薰的同班同学,也是一名Alpha。

姜宥礼冲着乔艺薰挥了挥手。

乔艺薰也挥了挥手。

“老大,我记得薰姐他们班这节课不是体育课,薰姐和涵姐竟然一回来就翘课,”陈淮安把按下锁屏把手机放进兜里笑了笑,“跟你开学第一天就迟到有得一拼了。”

姜宥礼没说话。

不一会儿,乔艺薰和柳涵钰走了过来。

姜宥礼不受Alpha信息素的影响,但是她能从乔艺薰身上感受到Alpha的压迫感,乔艺薰到底是高级Alpha。

她拿开腿上的外套起身走到乔艺薰和柳涵钰面前。

“薰姐,涵姐,好久不见。”

陈淮安也走过来打招呼:“好久不见两位姐姐。”

柳涵钰:“好久不见。”

乔艺薰意味深长地看着姜宥礼微笑着说:“阿宥,我们是好久不见,可是关于你的事情,我可是都知道呢。”

柳涵钰接下乔艺薰的话,“你和路遥依……”

闻言,姜宥礼顿时摆出一副恨不得告诉全世界她跟路遥依清清白白毫无关系的模样,“我跟她都是误会。”

乔艺薰:“阿宥,你为了救她差点被变态掐死。”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这也是误会吗?”

姜宥礼笑了笑:“这倒不

是误会。”

乔艺薰:“反正你没事就好,以后别再那么傻了。”

为了保护一个人而被变态给掐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