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分化后标记了死对头

25、Chapter 025(1/2)

目录

姜宥礼在崩溃中边哭边动手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

整个卫生间?都弥漫着清新冷冽的冷杉香气。

以?及非常刺鼻的石楠花气味。

姜宥礼滚烫的身体总算是得到了释放,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满地狼藉的卫生纸团和?身上满是罪孽的痕迹只觉得屈辱,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做这种?羞耻的事情。

她真的好讨厌分化成Alpha长?出了这个丑陋的玩意。

还不受控制乱发情。

沉默片刻,她坐在马桶上委屈地擦掉脸上的泪痕。

然?后起身打开卫生间?的空气净化器。

等收拾完满地的卫生纸团就脱掉衣服去了淋浴间?, 从花洒喷出来的热水瞬间?淋满全身,她把自己的身体清洗了三?遍才罢休, 特别是那个乱发情让她难堪的玩意。

她想以?后在生理方面恐怕是想逃也逃不掉。

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现实。

-

不知过了多久,卫生间?淅淅沥沥的水声终于停止。

姜宥礼披着吹得半干的墨发从卫生间?出来。

礼鹤年正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工作, 他听到卫生间?的动静抬头看向姜宥礼, “丁丁,你的肚子好点了吗?”

姜宥礼点了下头一言不发地往病床走去。

“医生说明天下午就可以?出院了,”礼鹤年的视线跟着姜宥礼的身影缓缓移动,“你想不想明天下午出院?”

姜宥礼:“好。”

说完掀开被子脱掉拖鞋躺在床上紧紧裹着被子。

她疲惫地合上双眼, “小爸,我想睡觉了。”

闻言,礼鹤年起身关掉病房的灯,“好,你睡吧。”

-

深夜,姜宥礼眼尾泛红晕染着哭过的痕迹。

她躺在病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身体对路遥依发了情,以?及在身上留下满是罪孽的画面,最后不得不接受自己分化成了Alpha的事实。

也接受了情不自禁对路遥依发情的那个丑陋玩意。

她在心里默默发誓以?后一定会控制好自己不对任何Oga发情, 她才不要变成只用下半身思考的Alpha呢。

真是讨厌死了。

她要发情也只会对自己喜欢的Oga发情。

而不是对路遥依那个讨厌鬼。

哼。

-

翌日。

姜宥礼一大早醒来心情好了很多, 至少没有昨天晚上那么憋屈了, 中午吃完午餐就办理出院手续回了家。

医生嘱咐姜宥礼出门一定要贴抑制贴带抑制剂。

姜宥礼现在还是刚分化几?天的小Alpha很难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如果有Oga对姜宥礼这个刚分化几?天的S级小Alpha感兴趣想勾引姜宥礼,那姜宥礼很容易上钩。

毕竟,本能会做出一些不受控制的事。

虽然?Oga故意释放信息素勾引Alpha上床强迫Alpha终生标记自己的事件很少, 但是也有Oga会犯罪。

所以?出门一定要小心。

姜宥礼答应了。

回家后,姜宥礼在卧室的衣帽间?收拾衣服。

没过多久房门突然?被敲响。

“丁丁。”

礼鹤年的声音传来。

闻声,姜宥礼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进来吧小爸。”

礼鹤年拎着几?个袋子走进来。

姜宥礼看着礼鹤年拎在手中的袋子好奇地问。

“小爸,这是什么?”

礼鹤年把其中一个袋子交给了姜宥礼,“你现在分化成了Alpha,以?前的内裤就不能穿了,这是你老爸今天去给你买的几?条新内裤,你等会试一试看尺码合不合适。”

姜宥礼差点没一口气噎死。

顿时非常尴尬。

她不好意思地看着手中的袋子说不出一句话。

礼鹤年:“你先?试试,不合适再去买新的。”

姜宥礼尴尬地抬眸看向礼鹤年,只见礼鹤年正神态温柔关切地看着她,她看到这样的礼鹤年突然?就不尴尬了。虽然?在礼鹤年面前很不好意思聊这种?话题,但是她现在分化成了Alpha,以?前穿的那些内裤确实不能穿了。

而且礼鹤年和?姜溪远真的很关爱她这个宝贝女儿。

于是坦然?接受了姜溪远给自己买的新内裤。

“好,我等会就试。”

礼鹤年把另外几?个袋子交给姜宥礼,“这几?个袋子里都是新裤子和?新裙子,你等会也都试一下看合不合适。”

姜宥礼非常乖巧地点头,“好。”

“嗯,”礼鹤年说,“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姜宥礼点头:“好。”

礼鹤年转身出了衣帽间?。

姜宥礼心情复杂地看

着手中的几?个袋子叹了口气。

真是造孽啊。

-

下午,今天是周一小伙伴们都在学校上课。

姜宥礼便窝在家里玩手机打游戏。

她突然?想起路遥依昨天还没来得及告诉她分化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路遥依。

毕竟身体对路遥依发了情。

而她还没有接受自己的身体对路遥依发情的事实。

她光是想想就好想切掉乱发情的罪魁祸首。

可是,她怕疼。

不过她又想起礼鹤年之前在医院跟她说过是乔艺薰送她去的医院,那么乔艺薰一定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于是立马打开微信发消息给乔艺薰。

—薰姐。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乔艺薰很快回复。

—什么问题?

姜宥礼想都没想直接就问。

—薰姐,你能告诉我,我分化那天发生了什么吗?

—为什么是你送我去的医院?

乔艺薰回复。

—阿宥,你还是去问遥遥吧。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

姜宥礼:“……”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她去问路遥依发生了什么呢?

她很了解乔艺薰这个人。

乔艺薰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不会告诉她。

只好无奈地回复。

—好。

—我去问她。

然?而一直纠结别扭到晚上都没有发消息问路遥依。

-

晚上。

姜宥礼吃完晚餐恹恹地趴在沙发上看电视。

整个人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突然?叮咚一声。

姜宥礼翻了个身从茶几?上拿起手机看到是路遥依发来的消息,以?她对路遥依的了解路遥依一定有事找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