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分化后标记了死对头

59、Chapt5er 059(1/2)

目录

从路遥依身上散发出来的浅淡风信子花香涌入鼻尖。

姜宥礼诧异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路遥依, 不敢相信路遥依竟然会对她做出这么亲昵的举动,路遥依眼中缱绻着让她看不明猜不透的情愫,温柔得仿佛能让她不受控制陷入进去。

刹那间, 她感觉有一股热意从脖颈攀爬上了脸颊。

心跳也有些不稳。

愣了几秒。

只对路遥依才会有的逆反心理倏地窜上心头。

她皱起眉头不高兴地说:“什么因为我们是99%绝配?”

说完连忙拿开路遥依捧着自己脸颊的手,然后不自在地别开视线不敢与路遥依对视, “请你严谨一点是信息素契合度是99%绝配好不好?信息素是信息素,我们是我们,反正我是不会同意也不会承认信息素契合度是绝配这种说法的。”

路遥依倒是无所谓姜宥礼承不承认信息素契合度是绝配的说法,反正她们的生理本能在这个世界是彼此最般配的另一半, “就算你不承认信息素契合度,我们都是99%绝配。”

姜宥礼:“……”

她无话可说便没有开口。

路遥依:“姜宥礼, 我承认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姜宥礼:“……”

Omega对Alpha说出这种话无?疑是在邀请Alpha。

但是, 她很清楚路遥依不是在邀请她。

路遥依再次鼓起勇气捧着姜宥礼的脸轻轻转动让姜宥礼看着自己的眼睛, 然后故意上扬音调意味深长问:“你呢?”

姜宥礼微微一愣。

路遥依:“你喜不喜欢我的信息素?”

轻飘飘的语气却能轻而易举地让姜宥礼心弦震颤。

她怔怔地看着路遥依的眼睛说不出一句话。

她当然不会承认真实想法, 于是忍无?可忍地抬手覆在路遥依后脑勺把路遥依的头摁进?自己怀里, 凶巴巴的态度像是要吃人, “你不是说想睡觉吗?话这么多吵死了。”

“你再不睡觉,我可就不抱着你了。”

路遥依靠在姜宥礼怀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闻着姜宥礼身上清新凛冽的冷杉香气,唇角逐渐扬起一抹计谋得逞的笑?意, 然后抬起双手环住姜宥礼脖颈亲昵地抱着姜宥礼。

姜宥礼:“快睡吧。”

路遥依

闭上双眼柔声回答:“好。”

两人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姜宥礼听见怀里传来了平缓安稳的呼吸声。

Omega身上散发着香甜诱人的气息。

不断吸引着Alpha。

姜宥礼缓缓低头看向抱着自己酣睡的路遥依, 视线慢慢从纤纤黛眉往下?移动, 途中掠过浓密卷长的睫毛和秀挺精致的鼻梁,最后落在莹润光泽不染而赤的樱唇之上。

她的目光凝固在唇上迟迟未动。

昨晚……

她可是品尝过这樱唇,为什么一点都记不起是什么味道和感?觉呢?她想可能是昨晚差点没忍住被路遥依的信息素引诱发情,所以在狂热的本能欲望中疏忽了亲吻的滋味。

“……”

靠!

她现在竟然在回味和路遥依的初吻?她微微蹙眉懊恼地拍了下?脑门, 然后抬起头继续看电影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

不知过了多久。

路遥依从香甜美妙的睡梦中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盖着绒毯躺在沙发上,她迷迷糊糊地撑起上半身用手肘枕在沙发上,这才看见背靠沙发坐在自己双脚下?方的姜宥礼。

她看着面色平静全神贯注的姜宥礼轻轻地唤了声。

“姜宥礼……”

闻声,姜宥礼看向路遥依,“你醒了。”

路遥依抿了抿唇:“嗯。”

姜宥礼面不改色地收回视线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

路遥依揉了揉眼睛转头看向窗外的天色,然后挪动身子坐在沙发上看着姜宥礼,“姜宥礼,我睡了有多久了?”

姜宥礼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快两个小时了。”

路遥依没说话。

静默片刻。

路遥依想去楼上梳洗顺便拿本书,但是她不想放弃亲近姜宥礼的机会,于是看着姜宥礼的侧颜唤了声:“姜宥礼。”

姜宥礼:“嗯?”

路遥依:“你可以抱我去楼上吗?”

姜宥礼:“???”

哇,这又是什么霸道无?理的要求?她转头像看怪物一样难以置信地看着路遥依问:“为什么要我抱你去楼上?”

路遥依:“我很?难受,而且浑身都没什么力气。”

姜宥礼:“那你以前是怎么度过发情期的?”

“以前度过发情期都是打抑制剂,你之前答应了我会帮我度过发情期,”路

遥依微微蹙眉故意流露出难受又有些可怜的神情,“现在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所以我就没有打抑制剂。”

姜宥礼:“……”

她竟然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路遥依。

路遥依:“你说过帮我的。”

姜宥礼:“……”

路遥依语气似有嗔意又似有委屈,“你果然在骗我。”

姜宥礼真是败给路遥依了。

她无奈地起身走到路遥依面前看着路遥依,她觉得抱着路遥依上楼实在太奇怪了,那么亲密的行?为难道不是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吗?于是转身背对着路遥依拍了拍自己肩膀。

“上来吧,我背你。”

路遥依含着笑?意从沙发上站起来伏在姜宥礼背上。

这样足够了。

-

晚上。

姜宥礼洗完澡吹干头发从浴室出来,她走到床边拿起床上的手机回了下?消息,然后坐在床上准备和朋友打游戏。

正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重重的敲门声。

“咚咚咚——”

姜宥礼听到敲门声心弦一颤。

经过昨天晚上的危机,她现在对路遥依晚上来敲门的这种行?为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性的警惕,“什么事?”

下?一秒,只听门口传来路遥依的声音。

“我有事要跟你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