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朕,帝王,问鼎娱乐圈[古穿今] > 第83章 第 83 章

第83章 第 83 章(1/2)

目录

所有人都以为会见证镇国之宝的出现, 谁知道,却见证了一场初见。

“初遇惊鸿,死生铭记。”

落款是遒劲有力的八个字, 却让所有人震惊。

原来沈书行藏在心尖上不敢触碰的人,是明帝。

傅沉故望着画中人,几乎下意识的, 他回头看向谢明舟。

舟庄树下坐着那个风流恣意的青年,和画中人重合。

只是画中, 明帝向沈相走来。

而这一世, 换他走向树下的他。

一时间, 这幅风流少年在全网风靡, 大街小巷,v博热搜,所有人都见证了这场跨越了千年的告白, 历史粉cp粉门声泪俱下。

“他好爱他呜呜呜我嗑的cp是真的啊啊啊啊啊!”

“什么君臣挚友,这就是爱情啊!”

“少时初遇, 死生铭记啊沈相他一直记着!!我爆哭呜呜!”

“各位快看,这个神态,和演明帝的演员, 真的神似啊啊!”

“还记得出土的官方头像吗!谢明舟和沈玉桥, 根本就是君臣转世啊!”

网络上君臣cp和沈玉桥谢明舟的帖子再度被顶了上来,无数同人文, 视频层出不穷,甚至cp粉们都跑到两位当事人的v博下,希望看到两人he的结局。

“明舟,玉桥啊啊!你俩是不是转世啊啊!”

“这一世求he呜呜!”

“上天安排让你俩再一起演《大明春秋》的君臣!这就是缘分!”

全网沸腾,议论声铺天盖地。

但影视城门口却静悄悄的, 夜风拂过,树影婆娑。

人流散去后,谢明舟站在原地,勾唇笑望一旁没说话的傅沉故。

画像相似,演技精湛甚至把沈书行演的活灵活现,全员嗑cp,仿佛宿命般,所有的暗示都在指向沈玉桥是沈书行的转世。

但谢明舟从未动摇过,他就固执赌眼前清冷的男人。

没有史料证明,没有线索,没有宿命。

全凭一腔孤勇。

傅沉故也回望他,两人就这么静静注视着。

就像舟庄花树下的初遇回眸,就像戏台上下的视线相撞。

“傅总。”谢明舟一双桃花眼俏生生弯起,带着促狭。

“嗯?”傅沉故下意识淡声回。

“这是你,第二次送我画了。”谢明舟揶揄说。

傅沉故领会到谢明舟的意思,第一次送画是在古董店,第二次,却把一件被永存的画复原给他看。

——把沈书行错过的真心,一点一点剖开给他看。

两人回到家里,谢明舟卡了一晚上的戏,嗓子还是很哑,傅沉故给他倒了润喉枇杷膏。

傅沉故望着他一点一点喝完:“早些休息,明天还得继续拍戏。”

谢明舟靠坐在床头,喝完枇杷膏,放下碗,狐狸眼翘起来甚是好看:“傅总,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唠叨,跟个老干部似的。”

傅沉故望着他:“还有哪不舒服?”

“谢哥我很好,傅总别瞎担心了。”谢明舟懒懒问了句,“今天的复原工作,傅氏耗费不少人力物力吧。”

傅沉故目光微闪:“还好,傅氏也在开拓考古界的项目。不过,刚刚公司那边传了消息过来。”

谢明舟疑惑问:“什么消息?”

傅沉故沉吟了下,说:“沈书行的暗格里,还有个字条。”

谢明舟眉头轻跳了下。

“目前还没复原出来具体的字样。”傅沉故冷静说,“但有专家猜测,极有可能和沈书行的墓地有关。”

谢明舟忽然想起了这几日查到的沈书行的史料,北辽之战,辞官还乡,花海逝去。这几段寥寥记录的史料,却总让他心里有股不安感。

记录中的“花海逝去”,也仅仅只是逝去两个字,墓地还无迹可寻。

他有种莫名的预感,沈书行的秘密还远远不止这一幅画。

“有消息我会和你说。”傅沉故站起身,帮他盖好被子,站起身,“明天还要拍戏,快睡吧。”

说完,傅沉故顿了顿。

谢明舟含笑望着他起身,神色很是微妙。

按照日子,明天要拍的应该是那段床戏。

第二天晚上,两人逃避了几天的床戏部分还是来了。江楼和裴宴的戏份拍摄点,仍然在裴府的书房里。

不过和以往不同,今天的戏份承接上次,江楼的和裴宴离别之际,互相压抑着情感告别,到最后爆发的一段床戏。

谢明舟和傅沉故到现场的时候,所有人看他俩的眼神都很微妙。

期待,又紧张。

远远的,副导演拿着台本望着两人,和叶荣讨论:“叶导,这场戏对傅总和谢明舟都是极大的挑战啊。”

叶导也有些担忧,这场戏先是江楼无声的勾引,然后裴宴内心禁锢的防线被击溃,主动带着江楼上/床。

江老板虽然风雅名号传遍全程,倾慕他的人能从城北排到城南,但江楼为人清傲,近乎没人入得了他的眼,自然也没有过经验。而裴宴自小就出生在军营里,家教严格,禁欲自持,更是不可能。

“能提供几个镜头的素材就成。”叶荣说,“重点在镜头语言的表达,唯美,炽热。”

他没办法像期待两个专业演员的床戏一般天雷勾地火,老傅那张冷脸也不像那样的人。

但他心里有种隐秘的期待,这两个人只要在同一个镜头里,哪怕对视不说话,一个风流惑人,一人冷静禁欲,就有种让人浮想连篇的张力。

偏偏,这就是两人的本色出演。

谢明舟换完装踏进书房,一身清雅又矜贵的浅蓝色绣纹长衫在身上,勾勒出挺拔的身型,一双桃花眼含着笑意,两侧的女演员纷纷看羞了眼。

谢明舟刚进门,便看见傅沉故站在门口,白衬衣隐约可见分明喷张的肌肉,黑长靴,修整的黑马甲透着禁欲的气质,一本正经和叶荣在聊什么。

谢明舟目光落在那戴着黑手套的手上,此时修长手指正拿着台本。他不禁想起了那天在化妆间里,这只极长的手指曾滑过肌肤,引起的战栗感让他每次想起来都心跳发热。

“明舟,准备好了?”叶荣声音传来。

傅沉故的目光也扫过来,和谢明舟的视线撞个正着。

两人都滞了一秒,极有默契地移开视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