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弟弟打算灭了全家怎么办 > 第77章 番外 东大方程式

第77章 番外 东大方程式(1/2)

目录

东大方程式, 一档由明石家秋刀鱼主持的、以东大生为卖点的综艺节目。

在日本,东大的光环很多,同时是理想老公出身大学第一位、最想让儿子\\女儿\\学生去的大学第一位。

而作为综艺节目, 肯定也会邀请比较有特点的人来接受采访……在这个时候,因为在上一期里被藤原cue了的法学部之光宫村阳菜,就理所当然地被拦住了。

作为东大一员、平时也会看综艺打发时间、之前还被节目镜头扫到过的人, 宫村阳菜自然早就知道这个节目的存在,所以被拦下的时候她也没觉得有什么,而是认真地一个个问题都回答了。

节目采访本来就是会收集很多素材, 然后选取有趣的、有看点的一并收进去。

宫村阳菜一开始回答的时候,也不觉得自己会被剪进正式节目多少……但是节目组每次来采访的时机都很凑巧,宫村阳菜还不止一次被采访到, 倒是回答了不少。

后来节目正式播出的时候,夏油家父母两人也很难得地刚好也有空, 就把人喊住一块过来看。

“阳菜!这是你们学校的吧?有采访过你吗?”夏油芽衣兴致勃勃地指着电视说道。

宫村阳菜瞥了一眼, 因为正式播出和采访肯定隔着时间,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被采访时说的内容, 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应该不会被录入。

“有采访到我, 但是我觉得我的回答中规中矩、没有什么综艺感, 节目组应该不会剪进去的……”宫村阳菜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父母,然后在靠近自家母亲边上的沙发扶手上坐下靠着, 抬手接过夏油杰递给自己的饮料,喝了一口,“不过估计会有我的同学, 看一看也挺好的。虽然有些夸大了, 但是这期节目之后, 的确有不少人改变了一些对东大生的刻板印象……就是又多了一些新的刻板印象。”

夏油杰倒是想起之前去找自家姐姐的时候,宫村阳菜那个叫做藤原的同学吼的那一嗓子……不过他们已经和父母说开了,应该也不要紧吧。

这么想着,夏油杰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到了宫村阳菜身后,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宫村阳菜注意到了,回头朝他一笑,然后继续看向电视屏幕,空着的那只手伸过去搭在对方的手上。夏油杰自然地将手背改成手心向上,握住她的手。

宫村阳菜猜想地没错,法学部本来就是东大挺有名的部门,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里头谐星多,出镜率并不低。

像是她们的首席白马也上了,还有不少戏份。

不过对于这件事宫村阳菜也能猜出一二:“像是白马首席这种打算之后从政的,这种能刷国民度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的。肯定背后也和节目组打过招呼了……”

夏油芽衣立马打断自家女儿的话:“啊——停停停!我们就好好地看个综艺,不用给我们揭露欢笑背后的黑暗!”

“也没有黑暗啊,这是很正常的……”

“那也不要听!你给我禁言,不准说话了!”

宫村阳菜:“……”行吧。

惨遭自家妈妈嫌弃的宫村阳菜一脸郁闷,一撇嘴,还仰头朝着自家弟弟投去了一个充满吐槽欲的眼神。

夏油杰失笑,给予一个安慰性质的表情,搭在对方肩上的手微微一抬,动作轻柔地将她耳边的碎发撩到耳后。

夏油芽衣注意到了这点,一时之间眼神有些复杂——这两人看起来可不是最近才有问题的样子……

她原本想说点什么,但是一想到仔细深究可能自己女儿的问题更大点,于是又闭上了嘴,然后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人——自己丈夫完全没有任何察觉,看着电视笑得很乐呵。

夏油芽衣:“……”有时候真羡慕这家伙。

宫村阳菜觉得这个节目和自己关系不大,保持着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安心地看着。

然后……她就遭到了节目组的背刺。

东大方程式的节目模式有一项就是同一个问题问多个东大生的合集。

宫村阳菜当时回答了一堆问题,她是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剪进去一两句话,毕竟从收视率角度上来说,她对自己的脸还是有点自信的……但是没想到,她的出镜率会那么高。

首先第一次出镜是在一个问题——【你最自满的事情是?】

这个问题前面的人的回答都是属于“学霸の傲气”类型,类似于自己曾经的考试成就啊、学习成就啊一类的,然后到了宫村阳菜这边,画风一转。

身穿一身黑裙、戴着银饰耳坠的黑发美人听到这个问题,皱起了眉头,迟疑道:【嗯……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自满的事情吧,我很普通……啊,我能用手刀劈开砖头算吗?】

画面就此定格,节目组的画外音也跟着响起:【竟然!看似高岭之花的东大美女说出了了不得的奇怪成就来!】

而采访者拿着话筒递过去,问题还在继续:【是特别练过吗?】

【嗯,是啊。】宫村阳菜对着镜头一笑,【我高中三年蝉联关东地区的女子空手道冠军。】

画面再度定格,切进了演播室,主持人明石家秋刀鱼的吐槽应声响起:【这个才是该自满的事情吧!?比那个空手劈砖头要来得更正经更有说服力吧!为什么三年冠军不说非要说劈砖头啊!】

电视机前,一家人看着也忍不住都看了过去。

夏油芽衣:“劈砖头?你怎么想的?”

夏油爸爸:“哈哈哈哈,阳菜很厉害啊。”

宫村阳菜沉默不语——她当时说的时候真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啊!

不过显然,最突出不是她,而是下一个被采访的人……而且也是个熟人。

一头栗色长发的女子对着镜头兴冲冲道:【我没什么自满的事情,不过我的室友可以徒手劈砖头哦!】

夏油一家四人:“……”

“……咳,那是一叶吧?”

“阳菜的舍友?”

“是一叶姐呢。”

“别问我啊,我一直都在怀疑她是怎么考上东大的。”

节目画外音的吐槽也接踵而至:【倒是说点自己自满的事情啊!话说——你的室友,该不会就是这一位了吧!】

电视屏幕上,原本铃木一叶的特写直接切了一半接了刚才宫村阳菜被采访的画面。

而演播室里的主持人的吐槽也跟着上来了,还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个问题的回答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了啊!所以说——三年的空手道冠军怎么着都比这个技能要强吧!你是东大的不是京大的吧!不要往怪人形象发展啊,虽然坐在这里的就有不少怪人!】

二度被cue的宫村阳菜陷入深思——咦?我的这个回答居然这么有梗吗?

不过没来得及让她多想,节目还是在继续的。

而且很快就到了下一个环节——东大生的烦恼。

这个问题一出来之后就变成家庭闲聊部分了。

是从末尾往前公布的,东大生的烦恼第五位是学业累死人了。

宫村阳菜:“的确超级累啊——忙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功夫做其他的事情了——课程也超级多!”

烦恼第四位是周围的东大生太过优秀了。

听到这点的夏油芽衣还在一愣之后一脸关心地看宫村阳菜:“阳菜你会有这种压力吗?”

“还成,我从来不为难自己去和天才中的天才比,所以不存在这种压力。”宫村阳菜一脸淡定。

第三位是……被过分高估。

这点宫村阳菜倒是很有感触,不过看着电视上出现的其他案例,她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

“至少没有傻逼会过来问我什么时候能获得诺贝尔奖。”宫村阳菜感慨道。

至于第二位的烦恼——对将来感到不安这点……

夏油芽衣:“你的话肯定没有过吧!你的未来计划从小就不用人操心!”

宫村阳菜:“……”呵,她妈妈根本不知道她有多辛苦。她从十三岁开始就保持着对将来的不安!直到一年前才刚刚打消这个想法!

第一位是出乎意料的——不受欢迎。

夏油芽衣听完了之后就扭头用犀利的目光看自家女儿:“你不会是在上了东大之后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就此盯上你弟弟了吧?”

宫村阳菜一脸的不可置信:“……在妈妈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子的形象吗?!”

“母亲,这件事其实是我主动的……”

“杰你不用揽责!”

“我要生气了啊!”

“好了好了——反正杰也是自愿的嘛——”

在这一家四口闹哄哄的时候,这个东大生的烦恼采访也进入了尾声。

宫村阳菜在这个时候还是比较放松的。

毕竟她当时被采访时说的烦恼完全不是这个,所以她也不觉得自己的那段会被剪进去……然后她就惨遭节目组的背刺了。

在全家都以为这个话题要过去的时候,画外音突然响起:【不过,在这被采访的一百位东大生中,也有一位独树一帜的——】

接着,就出现了宫村阳菜被采访的画面。

【烦恼啊……我弟弟似乎最近和我有些闹别扭,似乎有些想要疏远我,甚至都不肯喊我姐姐了,稍微有些苦恼,不过这也跟我之前没把握好距离感有关吧,我也在自我反省……啊?你是说东大生的烦恼啊。】镜头前的黑发美人面露恍然,笑了一下,然后皱眉道,【嗯……最大的烦恼的话,是我的同学都是一群怪人吧。不是说怪人不好,但是我高中的时候周围就已经是一群怪人了,我还以为东大和京大不一样,好歹会正常一些的啊……】

画面就此停止,然后还出现了备注————

【所属:法学部3年】

【氏名:宫村阳菜(22)】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