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白月光又在闹分手[快穿]

第6章 第 6 章(1/2)

目录

在说完分手的话以后,顾宁就等着他像是原著剧情里一样发怒。

但不知为何在对上他那深邃仿若洞察人心的眸光时,她的心尖就是一颤,没有了半点儿气势,反而心虚得要命。

她只好又咳了咳,打算再说一遍挽回一下气势,结果就听见身边的人缓缓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不急不怒的,看着她的深邃眼眸却自带强大气场,让人心里莫名发慌。

顾宁回想着原著的台词,下巴微微抬高,做出已经厌倦了他的样子,很理直气壮地道:“因、因为我喜欢上别人了,所以不能再和你在一起。”说着,她试探似的看了他一眼,“那个人叫……陆则,你认识吗?”

在原著里,在陆则追求原主的过程里,他的确有暗地背着原主去找过白宿,还几番羞辱他,挑拨他和原主之间的关系。

她这么问,是想知道这段剧情有没有也被蝴蝶掉。

但她看了一眼白宿此时有些深沉莫测的神色,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她不禁按了按眉心,不再多想,直截了当地站了起来,看向他:“事情就是这样,以后你就别再来……”找我。

这句话还没说完,端坐在椅子里沉默不语的男人冷不丁开了口:“你喜欢他哪点?”

顾宁愣了下,低头看着仍旧坐在椅子里淡定自若的白宿,他的容貌精致完美,在他面前,好像其他人都被衬得黯淡无光,她说喜欢陆则的任何理由都好像是在瞎扯。

因为如果要在他和陆则之间做选择,只要不是瞎子都会选择他而不是陆则那个风流浪荡的二世祖。

顾宁觉得白宿这么问很可能是在怀疑她说谎,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跟原著一样愤而离去,还这么淡定冷静地探究根底,但当务之急还是先糊弄过去再说吧。

她努力做出移情别恋的人该有的样子,面上带了几分对他的不喜,下意识就想开口,但又实在想不出陆则有什么讨人喜欢的地方,而白宿就静静看着她,也不说话,仿佛就等着她能说出个让他心悦诚服的理由。

顾宁绞尽脑汁地想啊想啊,最后才有些自己都不大有底气地道:“陆则他……有钱?”

说完以后,她就觉着白宿这下总该走一次原著剧情了,会对她这种出轨还拜金的行为极其厌恶愤怒,看也不想看她一眼就起身走掉。

但在她心下期待地等着分手成功时,白宿却还是优雅淡定地坐在椅子里,而他在听她说话时,手里的橘子也没忘了剥皮。

等她说完,他也已经剥完了,正慢条斯理地拿纸巾擦手,就好像他在听她聊什么奇闻趣事似的悠闲平静。

顾宁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就猝不及防地被白宿给握住了手腕,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拉进了他的怀里,坐在他的腿上一脸懵逼。

白宿却仍旧神色镇定,将剥好了的橘子分了一小瓣,递到她的唇边。

因为他的举止太过自然,顾宁之前又被他宠惯了,所以下意识就低头吃了这瓣橘子,当橘子的甘甜味道在口中散开时,她才忽然反应过来,愣愣地看向他。

不对啊,她不是在分手吗?

怎么忽然就坐他怀里了?

只是没等她愤然起身,白宿就忽然放下了手里的橘子,侧过脸看向她,眸光深邃,面容俊美,缓缓道:“如果是为了钱的话,那宁宁就不能和我分手。”

他的声音悦耳,吐字清晰,有种低音炮的苏感。

顾宁不明所以地看向他,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见他的指尖不知何时多了一张黑卡,在她疑惑又震惊的目光里,他拉过了她的手,将黑卡放在了她的掌心。

“这是……?”顾宁恍恍惚惚看他,感觉剧情好像在朝着未知的方向脱缰而去。

“卡里的钱足够解决你父亲的资金问题了。”白宿声音平静,手掌温柔地覆在她的手背上,“剩下的你拿着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