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白月光又在闹分手[快穿]

第24章 第 24 章(1/1)

目录

这家客栈的楼梯是旋转式的木梯, 就在到了楼梯转角的时候,顾宁看见上头刚好有一行人正往下走。

楼梯拐角比较狭窄,顾宁刚要侧身让开, 那群人已经走到眼前, 头顶也忽然响起了一道粗哑古怪的声音:“滚开——”

顾宁只看见来人穿着的粗布麻衣,脚上却是一双质地精良的牛皮靴子,看起来上下十分违和,她还没来得及抬头看清对方的样子, 他就已经猛地伸手推向她的肩膀。

若是被他推中肩膀的话,必定是要滚下这长长的楼梯的,这人显然是横行霸道惯了才会出手伤人。

不过, 对方的手还没碰到她的衣衫, 身后就已经有人伸手揽过了她的肩将她拉入怀里,她闻到了熟悉的淡淡药香味,脸也不小心撞在了陆明深的怀里, 感觉到了单薄春衫下温热的胸膛。

“你想死?”那道沙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很是暴戾。

她从陆明深怀里抬起头, 就看见了陆明深正抓着那人之前推向她的那只手。

而那人却是一副异域长相,浓眉, 络腮胡,很是凶恶的样子, 或许是被陆明深抓得手腕很痛,他的脸色愈发扭曲。

陆明深的神情似笑非笑,眼神却有几分冷冽的锋芒,语气淡淡道:“这就想走?阁下是不是忘了道歉?”

粗布衣裳的大汉正要发怒, 他身后却有人惊疑不定地看了陆明深一眼, 低声在大汉耳边说了了几句什么话, 大汉的神色就也变了,原本还一副要找茬的凶相,现在看了陆明深几眼,渐渐缓了脸色,竟是客客气气地给她和陆明深道了歉。

陆明深这才松了手,侧身让开,目光冷冷的。

那大汉一行人就跟落荒而逃似的飞快走了。

陆明深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眸光有些意味不明。

顾宁忍不住问:“世子认得他们?”

陆明深却并未回答,只道:“表妹,你先上楼,我去去就回。”

顾宁都还来不及问一句他去哪儿,他就已经匆匆下楼了,只留下扬风还拎着一堆东西跟在她身边。

顾宁只好掩下心内的疑惑,上了楼。

陆明深说是去去就回,但他显然头一次对她食言了,直到她吃完这一顿午饭,他也没有回来。

顾宁也猜测到他离开肯定是跟刚才遇到的那群人有关,看那大汉的异域长相,应该是北塞那边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经常侵扰边境的月国之人。

月国并不算太大,但这个国家的人战斗力很强,属于头脑简单性情凶悍一言不合就打架的国家。

陆明深这次打仗就是同月国打的,虽是胜了,他自己的身体也变得病弱,甚至差点死了。

想到这里,顾宁就有些担心,现在这个世界剧情不稳定,男主身体又这么病弱,万一跟出去以后有危险怎么办?

这么想着,顾宁就有些坐不住了,打算先回府,然后让扬风带人去找他。

但她没想到的是她还没下楼,客栈里就已经乱起来了,楼下有两拨人在打架,客栈里的客人四处乱窜,乱成一团。

扬风护着她要往楼下走,但楼上过道里的人实在太多了,拥挤得水泄不通,就在他们好不容易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楼下却忽然有一个蒙面人用轻功逃窜到了二楼,众人惊慌四散。

蒙面人却是拿着大刀大开杀戒,靠近的人都被他误伤了。

扬风怕她受伤,让她在二楼栏杆那边的角落待着,随即也拔出剑迎了上去和那蒙面人缠斗起来。

扬风武功高强,那蒙面人显然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落了下风。

顾宁在一旁看着,刚要松口气,却不知道哪儿跑出来一群人窜了出来往楼梯那边跑,胳膊肘还冲着她的腹部拐了一下。

顾宁站立不稳,被撞得朝后仰去,而她身后就是木头雕花栏杆,她就这么被撞得掉出了栏杆,往楼下摔去。

掉下去时,她看见了扬风难得神情大变的脸,但他还在楼梯那边,赶过来时她可能就已经摔地上了。

这样摔下去不死也得残废了,骤然从高空坠落的失重感令她大脑一片空白,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甚至连害怕的情绪都来不及有,心跳也仿佛忽然停滞了,四周的声音也仿佛忽然间全部消失了。

直到不知何时头顶传来了一道温雅悦耳的声音:“姑娘?你怎么样?可有受伤?”

顾宁这才睁开眼睛,有些懵地看着眼前这张面如冠玉气质清贵的脸,这时所有感官仿佛也都渐渐恢复了,她这才发现是眼前的年轻男子救了她。

徒手接人,他的胳膊还能用吗?

顾宁脑海里不合时宜地冒出这一个念头,不过,在她睁开眼睛后,男子就将她放了下来,还伸手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裳,一派温雅公子的做派,看来手是没有事情的。

大概习武的人和普通人的胳膊承重能力不一样?

顾宁还来不及开口道谢,扬风已经一脸后怕地赶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她,问:“小姐,您没受伤吧?”

顾宁点点头。

扬风这才松了口气,转头冲年轻男子道了谢,担心在外头又出什么岔子,也就匆匆送她回府了。

年轻男子看着这对主仆离开的背影,年轻男子收回目光,发现客栈里的打斗已经结束,正要开口,却忽然察觉衣服上挂着什么东西。

他拿了起来,却是一根精致的碧玉簪花。

见男子低头看着簪花不语,他身边的一个白面俊秀少年声音柔细地道:“主子,可要跟上那姑娘?”

年轻男子瞥了他一眼,笑了:“在你眼里,朕就是贪恋美色之人?”

少年嘻嘻一笑:“是奴才愚钝说错话,求主子恕罪。”

年轻男子道:“奸细可有抓完?”

少年神色一顿,道:“抓是抓完了,只是……”他看向年轻男子,神色有了些凝重,“月国的公子朝也来了。”

年轻男子沉吟不语,神情若有所思,片刻后,将簪子收入了袖中,道:“走吧,回宫。”

少年应了一声,注意到主子将簪子收起来的动作,不由好笑地腹诽了句,还说不是贪恋美色,那您总不能是看上这簪子值钱了吧?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