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捡到废物美人后,我被迫躺赢了[穿书]

第5章 第 5 章(1/2)

目录

蓬莱剑宗,开阳峰上空。

几个青色服饰的弟子踩着灵剑停在半空中,他们都是蓬莱剑宗的内门弟子,其中一个是之前阻拦林衿进入内峰的青衣弟子。

他们听说了剑君的亲传弟子林衿已经到了开阳峰,此次前来,便是想要和林衿切磋一番。

一个炼气期的弟子看向那青衣弟子,语气颇为犹疑地问道:“王禾师兄,有师弟说看到有一道剑光从开阳峰去了剑君的天璇峰,剑君的那个亲传弟子会不会已经离开了?”

这开阳峰常年被雾气笼罩,若非是有金丹自是难以看清。

那个叫做王禾的弟子就只有筑基修为,他一时也难以回答这个问题。

见他陷入了沉默,那炼气期弟子又弱弱提议道:“要不,我们等先回去,等宴师兄回来了我们再……”

听到“宴师兄”这三个字,王禾就像是被精确踩中了雷点,还没等那炼气期弟子说完,他便直接打断道:

“先去看看,这开阳峰又没有规定只有亲传弟子能够踏足!”

说完,王禾便控制着灵剑朝着林衿所在的第三峰而去,见到这一幕,其他内门弟子互相对视了了一眼,也只得纷纷跟上了王禾。

随着弥漫在眼前的雾气逐渐散去,那近十位内门弟子也已经落到了开阳峰上。

在确定了竹屋和屋后的竹林确实没有后,他们很快便在竹屋前的寒潭边看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远远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白衣的美人靠在桃树下,他的眼眸微微垂下,似乎是在沉思,又像是在沉睡。

看着这似乎只有在画中在会出现的一幕,他们的目光立即被那位美人给吸引了。

过了好一会,才有弟子愣愣地问道:“这是林衿?”

“不是。”王禾之前见过树下的那位白衣美人,他首先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这是林衿带来的人。”

此话一出,有弟子皱眉问道:“带来的人,难不成还是他的仆从?”  

蓬莱剑宗的门风向来严厉,但在其他的一些宗门,特别是一些由家族把控的小宗门,那些世家子弟带着仆从在宗门内嚣张跋扈,简直就是把宗门当做了自家的后花园。

既然已经有弟子做出这样的猜测,王禾立即将之前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当即引起更多弟子的不满。

他们中有人直接指责道:“未经允许便带人擅入宗门,这个林衿当蓬莱剑宗是什么地方?”

左右看看,确实有些看到林衿的身影后,有人提议:“林衿不在,他带来的人一定知道他去哪了,先去问问他。”

但又有人对刚刚的提议感觉到不妥,出声阻止道:“反正林衿已经到了宗门,想要切磋讨教也未必一定要是今日,不如就改天再来吧。”

最终,去询问的提议盖过了其他声音,不过考虑到他们一群人这么浩浩荡荡地过去确实有些唐突,一番商议后,最终还是决定由王禾独自上前交涉。

于是,王禾带着其他内门弟子的期望,来到了凤卿面前。

然而,桃树下的凤卿却似乎没有察觉到王禾的到来,他的眼帘微微垂下,一动不动,只有视线若有若无地朝着寒潭中望去。

“道友。”

王禾等待了好一会,也不见凤卿有所动作,没有办法,他又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凤卿似乎是听到了王禾的这声“道友”,他也终于有了反应。

——稍稍抬了一眼眼皮,然后,然后继续看着寒潭发呆。

……他这是,看不起我?

王禾一愣,他这么想着,心中已经多了一些怒气,

在来到蓬莱剑宗之前,他是家族中最有天赋的弟子,一路从炼气到拜入剑宗成为内门弟子再筑基都走得顺风顺水,目前也已经是内门中修为第二高的弟子。

也正是如此,王禾不允许任何人看不起他,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

寒潭里是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吗?

而在注意到凤卿的目光是看向寒潭时,王禾这么想着,很快看到了那漂浮在水面的桃花船。

被白色雾气笼罩着的桃花船,如同一朵在水中盛开的莲花般,但又比莲花多了几分娇艳,似乎还带着一股灵力。

既然你不理我,那就不要怪我。

王禾差不多猜到了这桃花船的来历,他冷笑一声,心中也已经有了计划。

凤卿毕竟是林衿带来的人,王禾也不好直接动手,但这桃花船,可就不一样了。

王禾这么想着,藏在袖子中的手指已经凝出一道剑气,随后又那寒潭中的桃花船一指——

只听咻地一声,一道无形的剑气从寒潭之上快速掠过,朝着那在寒潭上随波摇摆的桃花船而去。

那桃花船原本就只是林衿随手捏出来的小玩意,在王禾这一道剑气的攻击下,很快就失去了平衡。

看着桃花船被自己一股剑气掀翻,又缓缓沉入了水中,王禾也感到了一阵得意。

怎么样,让你不理我,让你看不起我!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朝身旁的白衣美人看去,下一秒,他那得意的表情也瞬间僵在了脸上。

正如王禾所期望的那样,在桃花船被他的那一道剑气掀翻,又沉入水下之后,那位之前对他不理不睬的白衣美人,也终于舍得移开了目光,看向了王禾。

漆黑的眼眸中,王禾似乎看了一团如同泥沼一般的黑暗,其中混杂着几欲让人疯狂的压抑和血腥……

王禾仿佛是被一只毒蛇盯上,寒气混杂着恐惧从他的脊背蔓延向上,他从未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是如此得近,一时间浑身僵硬,竟然根本无法动弹。

好在很快,凤卿便移开了看向王禾的目光。

他又重新看向了缓缓沉入寒潭中的桃花船,随后,寒潭之中水花四溅。

凤卿竟然没有犹豫地直接跳入了那冰冷刺骨直透经脉的潭水中。

“他要做什么?”

“王禾师兄怎么了?不是说去问问情况吗?”

事发突然,再加上那些内门弟子不清楚眼前那位白发美人的底细,见王禾就这么愣在了原地,他们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当林衿赶来的时候,见到的恰好就是这么一幕。

原本应该好好待在寒潭边上的凤卿,此时却整个人泡在了寒潭之中。

弥漫着冷雾的潭水淹没到了凤卿的胸口,他身上的白色长衫自然是完全湿透了,就连林衿之前精心打理过的雪发长发,此时也变得湿漉漉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