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捡到废物美人后,我被迫躺赢了[穿书]

第7章 第 7 章(1/2)

目录

一场高热?

那不就是和受凉发烧了差不多嘛?

林衿眨了眨眼睛,他知道自家师尊行事捉摸不定,但至少在这种事情上不会骗自己,也稍稍安下心来。

“师尊,那我怎么带凤卿回去?”

不过很快,林衿又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抱着他御剑似乎影响不太好,是还要带着凤卿乘一次云车吗?

已经走远的万仞剑君并没有回答,但等到林衿再一次眨眼,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开阳第三峰上。

那些内门弟子已经离开,开阳峰有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等到林衿用真气抱着凤卿来到寒潭后的竹屋,发现这里也已经被安置上了一整套的家具,就连床榻之上也已经铺上了轻若无物的云棉。

林衿的脚步顿了下,便直接将凤卿带到了床榻边,将人给放了上去。

看了看凤卿身上那略显单薄的衣服,林衿突然想到,在现代世界,发烧的人需要保暖,最好是多出点汗才会好得快一些。

自从林衿穿过过来就没有生过病,但既然都是发热,情况应该也都差不多……吧?

这么想着,林衿的长袖一挥,几层厚厚的翎羽云棉立即被将凤卿包裹得严严实实得。

一抹满意微笑刚刚出现在林衿脸上,但他随即又想到,若是等到凤卿醒来还没完全痊愈,泡个热水澡或许会好得快一些。

对了,还需要准备一些灵药。

林衿在烧了满满一桶热水后,御剑出去,提前透支了亲传弟子的善功值兑换了满满一包储物袋的灵药。

等到林衿回到竹屋中,感觉入夜之后这屋里似乎有点冷,又干脆运起了真气,为房间中增加一些温度。

就这样忙活了一晚上,再加上白天折腾的那一波,林衿原本就不多的灵力此时已经所剩无几了。

他有些疲倦地趴在床榻边,看着依旧轻闭双眸的凤卿,突然一阵困倦袭来,也渐渐睡着了……

·

薛彦是被热醒的。

他此时仿佛正被人放在一个巨大的蒸笼中,灼热的气息围绕在他周围无法散去,胸口也正被什么东西紧紧裹住,难以呼吸。

薛彦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被如同厚茧般的被子一样紧紧裹住,他本能地挣扎了起来,想要掀开身上的被子。

一层,两层,三层……竟然还有!

他到底是被裹了多少层啊!

薛彦好不容易从被子山中爬了出来,他重重喘了一口气,又畅快地呼吸了两口后,也终于看清了周围的情况。

此时他正躺在一处柔软的床上,身上的衣料柔软贴身,和万法门外门弟子的粗布衣服完全不同。

薛彦眯起了眼睛,除了疑惑自己现在到底在哪之外,他还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为什么,他还活着?

薛彦记得十分清楚,当时自己用的可是足以杀死大乘期强者的灭神钉。

灭神钉直直向下刺穿心脏,他也会形神俱灭,坠入黑暗中,永远不会醒来。

薛彦并不是一个不惜命的人,事实上,作为一个自小流浪的孤儿,他比任何人都想活。

所以,他才会千里迢迢来到万法门,不惜一切代价拜入万法门,又一路才杂役弟子成为外门弟子,顺利筑基……薛彦以为从那之后,他就可以像个人一样活着了。

可也就在他筑基成功的那一瞬间,薛彦除了感受到体内汹涌的灵力,也看到了他本不应该窥探的东西。

他看到,自己所在的是一个虚假的,已经被所谓“剧情”安排好了的世界。

他看到在之后的剧情中,他亲手将同伴推下了山崖,获得了前往四宗法会的资格。

他看到他收了一个又一个后宫,作为报答,他也接收了后宫家族的势力。

他看到他杀死了那个想要抢夺他神骨的万法门主,成为了万法门新一任门主。

最后,他会毁灭这个世界。

薛彦有试着反抗过,改变自己所看到的“剧情”,他将真相告诉一直对他照顾有加的师兄,没有把同伴推下山崖。

但第二天,他便发现在万法门的地牢中醒来,一向温和的师兄用铁钉刺穿了他的手指,如同操纵玩偶般,让他亲手杀了原本应该死于坠崖的同伴。

而那个时候,薛彦也才看清,万法门每个人的身上都被一根线牵着,如同傀儡一般在既定的轨道上行走着。

每一次,他们都会强迫他按照原先的剧情去做,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薛彦逐渐变得麻木,他想过干脆就顺从了这所谓剧情,与其被逼疯,倒不如主动做个疯子。

不过最终,薛彦并没有这么做,就算死,他也不愿被控制。

所以,当他潜入万法门的地宫,拿到那枚灭神钉,他没有按照“剧情”中所描述的那样,将那枚灭神钉祭炼成之后用来杀死万法门主的法器。

当着万法门众多弟子长老的面,薛彦握紧了手中的灭神钉,手举,钉落。

灭神钉几乎快要将他的手化成黑炭,剧痛从胸口蔓延,身上的破洞不断扩大,团团黑烟从他的体内冒出,眼前的那些不断惨叫的傀儡们,薛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疯狂的笑意。

就在薛彦感觉自己的神魂被彻底撕裂的时候,一团他从未见过的,灼热又明亮的火焰把他紧紧包裹。

很快,他便彻底坠入了黑暗中,再也不会醒来……

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薛彦稍稍瞪大了眼睛,有些懵逼地想着。

总不会是万法门的那些傀儡用什么办法取出了灭神钉,又把他给救活了吧?

不对,如果真的是万法门那些傀儡做的,那他现在应该是被钉在地牢的墙上,而不是在床上躺着。

薛彦自嘲地笑了笑,体内的高热终于逐渐退去,身体也渐渐恢复了知觉,他想要坐起身来,看看周围的情况,却发现一股力道正拉扯着他。

——他的右手,正被人紧紧拉着。

薛彦:“……”

薛彦转头往右边看去,一个趴在床边的蓝衣少年进入了他的视线中,而少年正紧紧抓着他的右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