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捡到废物美人后,我被迫躺赢了[穿书]

第28章 第 28 章(1/2)

目录

林衿意识到了, 自己是把凤卿的那句话听成了“你选什么样的,我就穿什么样的”,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那件白色。

可是现在……

林衿看向了放在桌子上的那一沓衣服, 其中一件便是此时凤卿身上那件的同款。

只是平日里, 林衿就很少会穿白色的衣服,毕竟他的长相精致柔和中还带着一股少年侠气,青色和蓝色更适合他的气质。

林衿想象了一下这件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的样子,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但既然已经答应了凤卿, 林衿也不是会耍赖的人,就算内心的拒绝的,他也还是捏起一键换衣的法诀, 与刚刚的情况一样, 一道柔和的白光笼罩在了林衿的身上,下一刻,那件按照林衿尺寸制造的同款白衣便已经穿在了他的身上。

“……”

感觉……还是有点怪怪的。

林衿低头朝自己身上看去, 与薛凤卿身上那件纯白色的长衫不同,他身上的这件还是多了不少金色的装饰, 特别是那根金色的腰带,一看就是他那个黄金爱好者表哥林溏的审美。

原本林衿还觉得和凤卿穿同款衣服会有些尴尬, 现在看来,那完全比不上这件衣服本身带来的尴尬。

他在心里这么想着, 也完全没有看看镜子里自己是什么样的想法,只是在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也恰好看到薛凤卿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诧异。

这让林衿更加不安起来,他赶忙朝眼前的人问道:

“我穿这件是不是很奇怪?”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衿的错觉, 在那一瞬间, 他仿佛看到凤卿的嘴角微微扬起, 但很快又被他强行压了回去。

既然林衿都这么问了,薛凤卿也干脆趁着这个机会一脸认真地将林衿又从上到下地细细打量一番,最后才摇了摇头,得出了结论:

“没有,很好看。”

“……好吧。”

林衿有些失望地回答道,他原本还想着,如果凤卿说是,他就立即换将衣服换回去呢。

薛凤卿也听出来了林衿语气中的失望,为了防止林衿在出门去那簪花会之前又反悔了,他直接站起身来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而满脑子都是自己身上衣服是不是很奇怪的林衿,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此时距离邀请函上的时间其实还有一个时辰。

“好。”

既然凤卿这么说,他也没有想太多,长袖一挥将房间中的其他东西收好,揣着之前叶兰婷给他们的邀请函便出发了。

直到他们离开后半个时辰,隔壁王禾房间的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林师叔,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出……”

穿着一身新衣的王禾径直来到了林衿的房门前,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满脸期待地推门,却在下一刻发现,房间中早就已经没有了人影。

·

在林衿来到凤州城的西夜市后,他也发现了自己是来早了。

不过出门之后,看看周围穿着各式衣服的修士们,林衿略微有些尴尬的心情也缓解了不少。

既然簪花会还未开始,林衿干脆先带着凤卿在周围逛了逛。

直到伴着红色花瓣的霞光降落在这西夜市中,此次簪花会的最后一场才算是正式开始了。

之前林衿还觉得有些奇怪,这凤州城的西夜市虽然十分热闹,但也都是些商铺,三水宫为何会将这簪花会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最后一场放在了这里。

而现在,他也总算明白了。

在夕阳霞光的映衬下,几位穿着三水宫宗门彩衣的弟子从天而降,随着她们的出现,一个七彩的巨大气泡也将这西夜市完全笼罩其中。

林衿虽然依旧身在之前的那间店铺之中,但朝周围看去,却发现这周围就如同梦境般层层叠叠,气泡中似乎还有另外一个空间。

而那个空间,才是簪花会最后一场的真正所在。

“是在那边进入吧。”

林衿用神识搜寻了一下,找到了一个在附近的三水宫女弟子,他这么说着,拉起凤卿就朝着那穿着彩衣的女弟子走去。

……

郑蕾,一个被迫来到簪花会维持秩序的普通三水宫弟子,今天也一边在脸上维持着优美微笑,一边优美地在心中辱骂万法门。

多亏了前几日万法门的那番小动作,三水宫的羽裳仙子与张真人都赶来了,但万法门却迟迟没有就之前在冥火镜中的所作所为表态。

为了他们防止在簪花会最重要也是最盛大的最后一场上做什么手脚,三水宫只得选择加强了防范,由弟子守在这镇宫灵宝如梦境的入口处,没有邀请函的统统都不许进入。

只是这么一来的话,便需要选出几个幸运的三水宫弟子,在簪花会最后一场正式开始之前在这如梦境,也就是这气泡中守着。

而郑蕾,就是这样一个幸运的弟子。

“这位仙子,我们是来应邀参加簪花会最后一场的,是从这里进入吗?”

就在郑蕾在心中希望着,自己待会能及时进入如梦境,看到三水宫足足准备了四年的烟花时,突然听到了一个如同潺潺溪流般悦耳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郑蕾抬起头来,看到了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年。

那少年穿的是一套整体米白色,腰带与衣领都带着淡淡金色的窄袖长衫,明明是显得有几分寡淡的白色,此时穿在那少年身上却只是增加了几分洒脱气质,更不说那系得恰到好处,衬得少年的腰纤细又不失力量感的金色的腰带。

——这是话本里的少年侠士走出来了吗!

郑蕾的眼睛一亮,都说美丽的事物能让人心情愉快,这不,看到这位少年,郑蕾那暂时不能进入如梦境而有几分郁闷的心情,都顿时愉快了几分。

她的眼中不由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是几位道友?除了邀请函外,进入这如梦境之前还需要登记。”

“……两位。”

听到郑蕾这么问,那位白衣金带的少年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愣了一下,随后才这么回答道。

两位?

从见到眼前这位少年时,郑蕾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他所吸引了,直到此时听到那白衣金带的少年这么一说,此时也才注意到了,在那少年的身边,竟然还有一位。

那同样也是一位穿着白衣的少年,除了没有金色的腰带和装饰之外,两人身上衣服的款式几乎一模一样。

情侣装啊!

这这这,武侠话本秒变爱情话本啊!

郑蕾忍不住在心里这么想着,扫了一眼那一身素白的少年,迅速得出了两人十分般配的结论。

不过,好歹是经专业训练的三水宫的弟子,就算心里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郑蕾的脸上也还是一副端庄的仙女模样。

她接过了眼前金带少年递过来的邀请函,在仔细查看,确定没有问题后,便朝一旁让去。

一个像是刚刚才被吹出来的,闪着七彩光芒的泡泡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请进。\"

说着,郑蕾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放低声音对那白衣金带的少年说道:

“对了,你们进入如梦境后,顺着最宽阔的那条街道朝前走,就可以看到一条梦河,可以放河灯许愿,去迟了就没有位置了。”

“那梦河许愿很灵的,往年簪花会都有不少新道侣都很喜欢去那里许愿。”

说完,郑蕾还对着眼前来两人眨了眨眼睛,话中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林衿:“……”

所以,这是他和凤卿第多少次被误会是道侣了?

林衿在心里无奈地想着,他本来还想解释一番,可想想来簪花会的都是道侣,他和凤卿穿得又如此相似,再加上听说三水宫的女修一向深居简出,会误会也很正常,如果他贸然解释,或许还会让对方尴尬。

“多谢仙子提醒,我们一定会去的。”

这么想着,林衿干脆就放弃了解释的想法,他接过了郑蕾递回来是邀请函,点了点头回答道。

·

林衿和薛凤卿肩并肩一起进入了那如同泡泡般柔软的入口后,他的眼前先是一花,随后瞬间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出现在林衿面前的依旧是凤州城,但又与现实中的凤州城完全不同。

天空已经完全被深沉沉的黑夜所笼罩,这里的凤州城也已经变成了一座被灯火完全点亮,明亮如同白昼的不夜城。

宽阔的街道,一道河流贯穿了整座城市,一座几乎直上云霄的高塔俯瞰整座城市,漆黑的天空中繁星点点,每一处房屋的所在,就连空中每一颗星星的位置都如此恰到好处。

这里仿佛是一座只存在于梦境的地方。

如梦境。

林衿记得之前那位三水宫的女修提过这个名字。

三水宫的三样空间幻境类天级灵宝之一,如梦境是最强的一个,它没有具体的形态,却可以幻化出一块真实存在的空间。

欣赏了一下这如梦如幻般的夜景,林衿也想起来之前那个三水宫女弟子的建议,他顺着眼前的街道往前走去,很快就看到了一条从街道之中流过的河。

也正如那女弟子所说的,这如梦境美,这条梦河周围的夜景更美。

一盏盏河灯在回荡着清波的河面上漂浮着,灿烂美好地如同夜空中的点点星光般。

林衿和薛凤卿来得已经不算迟了,可在梦河边也已经站着了不少人,或许再过上一段时间,就真的像女弟子说的没有位置了。

趁着现在人群还没朝着这边涌来,林衿和凤卿一起来到了河边。

看到河中形态各异的河灯,林衿心中微微一动。

“如此良辰美景,凤卿不如也来放个河灯许个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