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捡到废物美人后,我被迫躺赢了[穿书]

第30章 第 30 章(1/2)

目录

最终, 林衿并没有退货成功。

羽裳仙子早就料到了林衿会这么问,她用手中的团扇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笑着拒绝道:

“抱歉, 我们三水宫不收男弟子, 男法器也不收,所以这画卷就只能由你带去蓬莱剑宗了。”

林衿:“……”

三水宫这是把这画卷当做废品送给自己了?

师羽裳见林衿一脸不情不愿, 也猜到了他此时心中所想。

为了安抚林衿, 她将华丽的衣袖一伸, 那柄团扇变成了小小挂件般的大小, 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这样吧,有需要的时候,拿着这个扇子来三水宫找我。”

见到羽裳仙子手中的那柄小扇子,林衿的眼中的失望瞬间一扫而空, 这扇子虽然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扇子, 重要的的是师羽裳的这一句承诺。

而且也就像师羽裳所说的,就算林衿自己用不到,他也可以把这画卷上交宗门, 好歹也能兑换些善功值。

这么想着,林衿干脆拿过了羽裳仙子手中的扇子,对她谢道:“那便多谢羽裳仙子了。”

画卷终于被送出去了,师羽裳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也可以放下了。

她点了点头, 如梦境化作一片彩色披帛被她带在身上,周围的景象又重新恢复成了凤州城西夜市的街道。

对着那些仿佛依旧沉浸于美梦中的道侣,师羽裳在渐渐飘至夜空中, 最终完全消失前, 只留下了一句真挚的祝福:

“愿天下道侣都能长长久久, 至少, 要等到四宗法会后再分手哦。”

恰在此时,一颗晨星出现在夜空中,天空浮现出一片鱼肚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簪花会,到此也就正式结束了。

那些参加簪花会的修士们渐渐恢复了清醒,他们如同做了一个美梦,现在梦醒了,他们又要为即将举行的四宗法会开始准备。

林衿也和薛凤卿一同朝客栈走去,一路上听到的都是关于四宗法会的议论。

甚至有不少道侣为了自家宗门直接闹得不欢而散。

这让林衿不得不再次想起早就有人说过,这簪花会其实就是四宗的阴谋,为的就是将弟子们的恋爱苗头掐死在襁褓中,让他们知道感情不可靠,只有好好修炼才是正途。

不过比起这些,林衿更好奇的是,在他和凤卿互相簪花后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就记得在他到了一艘木船上了。

对此,凤卿回答是:“那条船所在的叫做梦河,其实那才是真正的梦河。”

林衿又问道:“梦河,那条河有什么神奇的地方,我为什么会突然睡着了?”

薛凤卿愣了一下。

林衿……不知道他是想要好好睡上一觉的吗?

明白了这点,薛凤卿想了想,还是将已经到嘴边的解释给咽了回去,胡乱说了起来:

“这梦河的神奇之处,就是所有出现在上面的人都会进入睡梦中,我也是船上睡了许久。”

薛凤卿这一番话说得是有理有据,林衿听到了先是一愣,才又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这条梦河还真的是神奇。”

·

林衿刚刚和凤卿回到客栈,远远就看到一个人朝着自己这边而来,嘴里还嚎叫着:

“师叔!你总是回来了!”

林衿先是下意识地站定脚步,握住了腰间的灵剑,但在看清此时出现的人竟然是王禾后,他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本来是应该带着王禾一起去簪花会的,心里的警惕顿时变成了心虚。

等到王禾急匆匆地来到他面前,还没等他开口,林衿便已经抢先说道:

“王禾师侄,你不必如此,我知道是我忘记带上了你,就我做得不对……”

“不是这个,是我好像找到宴白师兄了!”

然而,王禾却像是毫不在意昨天晚上林衿和薛凤卿两人拿着邀请函提前走了的事情,他语气激动地对着林衿说道:

“昨天晚上,我闲来无事在附近搜索可能认识的剑修,刚刚,我竟然感觉到了宴白的剑气!就在这凤州城外!”

宴白师兄?

谁啊?

有这个人吗?

乍一从王禾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林衿并没有任何印象,心中不由发出了疑问三连,还是一旁的薛凤卿提醒道:

“你忘了了,当初你和王禾就是为了这位来的凤州城。”

林衿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哦!他想起来了!

他还寄了一封空白的书信和凤卿身上同材质的玉佩!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太杂又太快,就连林衿都忘记了自己最初到底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

不过,为什么宴白会出现在凤州城外,在他们之前的推测中,宴白不是应该被万法门的人控制了吗?

一旁的王禾显然也想到了这点,语气激动地催促起了林衿:“我们快点去吧!再晚可能就来不及了!”

在王禾看来,他虽然感觉到了宴白的剑气,却也不确定宴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不是遭遇了什么危机。

若是宴白师兄是被万法门残余的弟子控制了,比如说那个上品金丹的巫迟,他一个筑基期去了也没什么用。

好在,王禾正苦恼着自己到底要怎么做的时候,林衿与薛凤卿一起回来了。

所以刚刚,王禾也才会像看到救星一般,急匆匆地奔向林衿,就要把他拉走。

林衿这边,不管是出于此次自己和王禾前来的目的,还是为了寻找逃走的巫迟,他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好,你带路,我们御剑过去。”

他先是一脸严肃地对王禾点了点头,又朝似乎也想要一起去的凤卿嘱咐道:

“凤卿,你就在这客栈中等我,若是我和王禾晚上都还没回来,你便去找三水宫的羽裳仙子。”

薛凤卿其实是想要和林衿一起去的,但听到林衿说他们要御剑过去,一起去的念头就已经打消了大半,再加上他知道巫迟已经死了,万法门剩下的弟子林衿完全可以对付,也没有再坚持。

他点了点头说道:“嗯。”

一切安排妥当后,林衿和王禾拿出了灵剑。

很快,两道几乎快到看不清的剑光出现在了凤州城中,又很快落到了郊外。

王禾不愧是号称最了解他那位宴白师兄的人,凭着一道微弱到不能再微弱的剑气,还真的让他锁定了位置,最终在凤州城外的一处竹林外找到了两个身影。

而其中一个,自然就是宴白了。

“真的是宴白师兄,和他在一起的人一定就是万法门的人了!”

王禾一眼看认出了宴白,他这么对林衿说道,也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直接就将灵剑拿到手中,便要朝着和宴白在一起的那人袭去。

还是林衿阻止了他。

“先等等!”

林衿以剑鞘挡住了王禾的攻击,剑与剑鞘碰撞出的声响,自然也惊动了竹林之外的两人,他们几乎是同时抬头朝林衿和王禾这边看去。

此时,林衿也得以看清,那位宴白师兄是一位穿着灰色圆领长袍的英俊青年,而在他身边,则是一位身着淡紫色襦裙的清丽女子。

两人之前还离得很近,随着林衿与王禾的出现,他们也才下意识地隔开了一些距离。

可即使如此,林衿也还是注意到了,他们两人的关系恐怕不一般。

王禾一脸激动,而宴白也十分诧异地看向王禾。

他问道:“王禾师弟?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找你的啊,你旁边的人是谁?她是不是万法门的人,师兄,你不知道这段时间里万法门的人都做了些什么,你千万不要被他们给蛊惑了啊!”

王禾回答道,他也看出了自家师兄似乎并不是被人胁迫,还是选择主动留在了这里,他自然就想到了另外的原因。

宴白的神情顿时变得尴尬起来,他看了看一旁的清丽女子,张了张口想要解释,但似乎一时间又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

还是林衿直接替他回答了:“这位仙子是三水宫的人。”

说着,林衿又看向了宴白:“你们现在,是准备结成道侣了?”

“林衿?”

宴白注意到了王禾身边那陌生少年,他思考了下,也猜出了眼前人的身份。

回想之前,他还在为了万仞剑君竟然收了一个宗门之外的人做弟子而不服气,现在看来,对方并不比自己差到哪里去。

宴白无奈地笑着道:“林衿小师叔果然是年少有为,慧眼如炬,也难怪会被万仞剑君收为弟子。可惜,本来我是准备到四宗法会与师叔切磋一番,现在看来,恐怕是没有机会了。”

王禾在听到宴白竟然准备和那襦裙女子结为道侣时,被震惊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此时听到宴白说不准备参加四宗法会,王禾倒是立即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几步上前来到了宴白的面前,满脸不敢置信地朝眼前的人问道:

“师兄你不准备参加四宗法会了?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过林衿刚刚的问话,宴白也已经想好要怎么回答了,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王禾,但他还是说道:

“事情很简单,在簪花会开始之前,我就决心和紫衣在一起了,我不愿对着她出剑,所以,我准备放弃参加四宗法会的资格,等到三水宫离开,便和紫衣一同外出云游。”

看到王禾先是震惊,又是不敢置信,最后甚至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宴白也十分疑惑地问道:

“这些我不是在信里说得很清楚了吗?”

王禾失去了语言能力,林衿替他说道:“你的信是空白的。”

“不会吧……难道,是因为我用了那个墨……”

宴白先是觉得不可能,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经过他的一番解释,林衿也明白了,他在写信的时候用了一种由三水宫特制的墨水,这种墨水只有达到某个温度的时候才会显现。

凤州城的温度比蓬莱剑宗的高许多,所以在这里使用这种墨水是正常的,可等那信到了蓬莱剑宗,就成了一张白纸了。

不过,这么简单的原理,为什么万仞剑君和蓬莱剑宗的各位峰主都没有看出?

他们到底是因为太简单而看不出,还是看出来了故意没有说,林衿便不得而知了。

搞清楚了那空白的信是怎么回事,林衿又拿出了之前王禾带来的半块玉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