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捡到废物美人后,我被迫躺赢了[穿书]

第34章 第 34 章(1/2)

目录

青年:“……”

那青年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 林衿会这么回答。

他的脸色一沉,这次倒是没有再对着林衿阴阳怪气说着什么,只是一伸手便将那把暗金色的弓拉满。

一边用三根闪得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的翎羽箭对准了林衿, 一边冷冷地说道:

“我家别的不多, 多得就是灵石,不如我再往你身上再个几箭,医药费我也一起包了。”

林衿看得出来, 那青年其实并没有放箭的意思,毕竟他在蓬莱剑宗,而且还是当着万仞剑君的面, 就算他再怎么傻, 也不至于直接动手伤人。

心里这么想着,林衿先是对凤卿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眼神,又故意朝眼前的那青年笑着道:

“巧了,我家也是别的不多,多得就是灵石。”

见那青年的脸色猛地一沉, 林衿也不见好就收,还不紧不慢地对那青年问道:“我们说的家, 不会是同一个吧?”

这下子, 那青年被彻底惹怒了, 他手中的金色弓箭拉得更满了几分。

“林衿!”

就连林衿这短短两个字, 都被他喊出了几分恼羞成怒的意思。

而这个时候, 眼看着那青年气得就连拉弓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林衿也终于停止了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的举动。

他抬起头来, 对着那青年露出了一个微笑, 又开口说道:“林溏表哥, 许久不见了。”

林衿说这句话的时候, 已经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怀恋,还有几分唏嘘,仿佛是在怀恋过去的时光,又在唏嘘时间飞逝。

表哥?

听到林衿的这句话,薛凤卿不由是心中重复起了这个词。

在那青年刚刚出现在的时候,薛凤卿就已经察觉了他对林衿那又爱又恨的态度。

特别是那一句“你知道我这十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很明显,那青年这十年过得并不好,他是将林衿记了十年才熬了过来,那么问题也来了,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会将另外一个人纪十年呢?

虽然有些不愿相信,但薛凤卿的脑中也确实闪过这是林衿哪个前任的念头。

想到或许林衿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或许也都统统都对那青年做过一遍,甚至还更加亲密,薛凤卿心口的那把凤骨剑似乎是变得灼热了起来。

他看着青年,随着想象中的亲密画面浮现,他的眼中逐渐燃起了一团火焰,似乎下一刻,便无法再抑制自己心中的嫉妒。

好在这个时候,薛凤卿总算是知道了眼前那青年的身份。

原来,竟然是表哥吗?

薛凤卿想着,,那只握紧的手也渐渐松开了,他的眼神会恢复成了之前冷漠的神色。

——而这一切,也都被一旁的万仞剑君看在眼中。

万仞剑君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神情,心中也已经有了打算。

……

另一边,青年,或者说是林溏听到林衿口中的称呼,就如同一只恰好被摸到痒痒处的猫般,一身愤怒气息顿时消失了大半。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一副颇为满意的模样。

但林溏又很快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这么快便被林衿所收买了,他故意哼了一声,眼神冷冷地扫了林衿一眼,仿佛是在说,看在你这一声表哥的份上,就暂时不和你计较了!

在自己给了自己台阶下了后,他将暗金色的长弓收起,又将长袖一挥,那插在地上的十二根翎羽箭也瞬间消失不见,这天枢殿的地板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似乎也不好在找林溏坑点钱了?

林衿正有些为难地想着,林溏也已经对着站在不远处的万仞剑君拱手行礼道:

“太上宗弟子林溏,见过万仞剑君。”

“刚刚一番出手,实在是因为看到吾弟内心太过激动,还望剑君恕罪。”

一副礼数周全的模样,与之前那个暴躁青年简直就是派若两人。

此时的万仞剑君也展现出了一个大宗前辈应有的气度,对林溏之前的种种举动,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你们年轻人脾气火爆了一点很正常的嘛,我理解的。”

万仞剑君说着,他心里清楚自己想要单独留下林衿嘱咐几句恐怕是不可能了,干脆又一脸慈祥地看向林衿,又朝林溏提议道:

“你们兄弟二人已经有十年没有见过了,一定是有许多话想说,正好开阳峰宽敞,不如我就安排你法会期间在开阳峰住,也方便你们兄弟叙旧。”

林衿:!!??

林衿原本还指望万仞剑君能够拿出长辈的权威,赶紧把林溏给打发走,谁知道,他竟然把林溏直接塞到自己这来了!

这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吗?

在林衿这个养猫人看来,就自家表哥这种傲娇的性格,还有这一身金灿灿的衣服,分明就是一只大橘猫。

开阳峰上有一只猫就够了!

不过,蓬莱剑宗在玉衡峰上已经为其他三宗的弟子准备了单独的住所,林溏如果要来开阳峰,就只能和自己和凤卿挤在一起了。

以自己对林溏的了解,他大概也不会同意的吧?

林衿才这么告诉自己,林溏却已经在目光微微一沉后,对着万仞剑君应承道:

“那便多谢剑君了。”

·

就这样,在万仞剑君的安排下,来自太上宗的种子选手,林衿的便宜表哥林溏就这么住到了开阳第三峰。

作为一位精致而有钱的修士,林溏自己随身就带了一座空间法器,金灿灿的光往林衿那座竹屋旁一照,一座典雅的带庭院的的小屋当即自动延伸了出来。

那里便是法会期间林溏在蓬莱剑宗的住处了。

随后,他又皱着眉头四处巡视了起来,从小屋后面的那片竹林一直看到了小屋前的那片寒潭,他在那棵桃花树下驻足许久,也不知正在想什么。

“溏表哥觉得怎么样?”

林衿见状,朝他这么问道,心里倒希望着他觉得不行,赶紧回玉衡峰住去。

可林溏似乎是已经猜到了林衿的心思,就算此时他依旧微微皱着眉头,一副“就这”的表情,嘴上也还是道:

“还行吧,勉强可以。”

说完这句话,林溏的目光终于看向了站在林衿身旁的薛凤卿。

其实从进入那天枢大殿时,林溏就已经注意到了林衿身边的那位黑发美貌少年。

林溏早就已经听说,林衿在去蓬莱剑宗的路上捡到了一位大美人,对他是一掷千金,就连好不容易寄信回家一次,也都是要为那位大美人做衣服穿。

在乍一看到薛凤卿的时候,林溏还不能确定那黑发少年是不是林衿之前捡到的那个,可当他看到那少年身上的布料,认出那是他们西洲林家才能用的起的波光玉锦,这也才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林溏想问问林衿,这少年到底是怎么好了,竟然能让他不惜将价值上万灵石的布料做成他们蓬莱剑宗的弟子服。

只是之前碍于万仞剑君在场,林溏不好直接开口,此时终于找到了机会。

他一边朝薛凤卿那边斜睨而去,一边朝林衿问道:

“这就是你之前在路上捡到的人?不介绍一下吗?”

林溏还是注意到了凤卿……

林溏这明显不怎么友善的语气,听得林衿心中稍稍有些一沉。

之前林溏虽然阻拦他练剑,但也都是小打小闹,可他与林溏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再加上林溏的命运已经因为林衿而脱离了之前的轨迹,变成了一个不确定的因素。

现在林溏对自己的怨恨到哪种程度了,他如今的实力如何,林衿都无法确定。

但无论如何,林衿都不希望凤卿会卷入自己和林溏的恩怨中。

确定了这点,还没等凤卿开口,林衿就已经上前挡住了林溏的视线,语气坚定地对着眼前的人说道:

“林溏表哥,凤卿现在是我的师弟,他平日里不喜言语,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说……”

但让林衿有些没有想到的是,他这边话才刚刚说完,凤卿也开口了。

“之前就听林衿经常提起林溏表哥,说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今日一见,真是如此。”

在知道林溏其实是林衿表哥的那一刻,薛凤卿也已经意识到了,在林衿不会轻易告诉他的过去,而且还总是试图把自己当师弟的情况下,林溏将会是自己了解与再接近一些林衿的重要助力。

所以,就算薛凤卿知道林溏或许并不喜欢自己,他还是要说一些讨好的话,好和对方迅速建立起相对友好的关系。

至于这些讨好的话,薛凤卿之前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但也不代表他没有听其他人说过。

也就是把对方想说的话说给对方听,根本因为没有什么难度。

林衿:?

林衿转过头去,看向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笑意的薛凤卿,内心无意诧异。

这还是他那个沉默寡言的高冷猫猫吗?

不对,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和林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了??

但林衿不得不承认的是,薛凤卿这短短的一句话,也确实是完全戳中了林溏的痒处。

其实林溏也就是嘴巴坏了点,说话阴阳怪气了一些,对于当年林衿竟然抛下自己修炼,害的自己也被送到太上宗这件事耿耿于怀了一些。

听到薛凤卿说,林衿竟然经常提前自己,他先是一愣,那双本来还带着几分讥讽的眼神顿时变成了不敢置信的感动。

再朝眼前的少年看去,他也就比林衿小那么一两岁。

若是他和林衿能一起留在林家,自己也就可以看到几年前的林衿是什么样了……

想到这里,林溏的心情又变得酸涩了起来。

好在很快,他也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微微扬起下巴,颇为骄傲地对凤卿回答道:“这话说得倒也没错,林衿小时候的那些事情我确实都知道。”

“那为何当年,表哥会和离开林家前往太上宗?”

“还不是因为林衿!”

说到十年前的往事,林溏可是瞬间就来了精神,对着薛凤卿就开始控诉了起来。

“就是那次,他无意中落水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嘴里还念叨着一些奇怪的话……”

林衿:!!

你干脆把我老底都掀了算了!

之前林溏阴阳怪气就算了,毕竟也确实是林衿占了人家表弟的身体,直到现在,他的心中也还是稍稍有些愧疚。

但此时林溏说起小时候的事情,意义就不同了,万一以后不小心传了出来,或许就会被有心人注意到 ,察觉他和之前的林衿不是同一个人……到那个时候,后果便不堪设想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