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当读者和作者同时穿书

第4章 第 4 章(1/2)

目录

第4章

顾锦眠打完表格中一半的电话,天色已经很晚了,管家叫他吃晚饭。

他意犹未尽地放下手机,砸了咂嘴,觉得自己还挺适合做经纪人的。

要不,他去给崽崽做经纪人?

如果顾家人同意,好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这是未来的事,刚才他把哥哥们利用了一圈,现在要去好好联络感情。

而且,他需要钱。

顾家自然不差钱,他也从不缺钱,只是投资影视剧动辄几千万,大制作电影几亿十几亿的也有,就算是他,要拿出这么多流动资金也难。

还是要靠家里帮持。

其实一个二哥就够了,在《娱乐至上》这本小说里,顾历帆手握s城经济命脉,掌管顾家半个钱袋子。

这不是乱花钱,是投资,而且都是他确定能赚的项目,好好跟二哥磨一磨,应该能磨到吧。

顾锦眠跟着管家穿过大半个庄园,堪比5A级景区的景色没能让他有一秒的驻足,全程他都在瘫着一脸思考怎么劝二哥帮他投资。

偌大一个庄园,家里吃饭的只有顾历帆和顾锦眠两人。

他们爸妈出国度假去了,三哥也在国外,大哥从政晚上常有应酬,而这个庄园里住的叔叔伯伯那边的人,不上桌跟他们吃饭。

顾锦眠松了口气,要是一下来那么多人,他应付不来。

他到的时候,二哥正捧着手机,笑得诡异,见到顾锦眠后,他忙按死手机,装进兜里,动作里透着一股子心虚。

顾锦眠狐疑地看向他。

理发师给他理了发,谨遵顾二少的命令,没给寸头,又根据小少爷的要求尽量剪短了些。

额前没有长长的头发遮掩,露出明亮白皙的额头和纯真透彻的杏眼,阴郁气质就消失了一多半,顾历帆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忍不住又想拍一张放到群里去。

他刚在家庭群里发了一张顾锦眠小揪揪的照片,一下把天南海北的人都炸出来了。

全家人好像看到了希望。

妈妈发了一个猫猫捂嘴哭的表情包,表达她喜极而泣的心情,叮嘱他和老大一定要照顾好眠眠,不要让这希望之火熄灭了。

顾锦眠在二哥奇怪的注视下落座,他吃了一会儿,顶着二哥的诡异的视线,说:“二哥,我想投资。”

“真的吗?太好了!哥这就是给你成立个投资公司。”

顾锦眠:“……”

他以为要钱都要磨一磨,没想到开口就要给他成立公司?

原著中,顾锦眠就是仗着顾家,尤其是几个哥哥,肆意妄为,可顾锦眠连个主要配角都不算,作者何不尽并没详细说明为什么顾家能这么让他为非作歹,这么宠着他,即便他是个变态。

顾锦眠想起来,到后期的时候,其实有读者讨论过原著中“顾锦眠”这个角色。

何不尽的书不是无脑爽文,他凌厉的笔尖即便写畅快也带着血腥味,傻白甜活不了,没人能不合逻辑地一路顺畅。

这部剧里连作者亲儿子男主都吃过不少苦头,这个变态反派却最终安然无恙,别的人都被泼了一身血,只有他有种置身事外的衣不染尘。

读者讨论时,有人说这就是现实啊,有权有势人的特权。

还有读者说,这是何不尽有意放过的。

这些人中,甚至有人把书中顾锦眠当成了何不尽的特殊存在,暗戳戳看得激动。

当时看得顾锦眠只想吐槽,何不尽对他家崽那么狠,却包庇这个变态,他怕不是心理有什么问题吧?

现在顾锦眠有点庆幸,更多的是好奇,这究竟是何不尽写的现实,还是有意放过,以及顾家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只是因为亲情,因为护短吗?

“我不要公司,我只想投资几部影视剧。”

即便知道能赚钱,面对二哥这么无条件的信任和疼爱,这时候顾锦眠也有些不好意思。

穿书比穿越好,至少不是取代另一个人,夺走别人的人生,而是让一个角色活起来,但是顾锦眠并不会因此而理所应当地享受一切。

因为殷漠殊,他没把书中任何一个人都当成没有情感的纸片人,何况现在这个世界活起来了。

他们都是一个个有灵魂的人,人给出的都是值得珍惜的情感。

“哥,我赚的钱都给你。”

少年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头几乎要埋进碗里,热气熏得他睫毛湿润。

顾历帆心软得一塌糊涂,这时候他已经有了不管弟弟赔多少他都要兜着的决定。

“给哥干嘛,哥的钱一辈子都花不完了。”

顾历帆说:“不要太操心,你还有学业要顾呢,要不让我的秘书帮你?”

都大四了,哪里还有什么学业哦。

顾锦眠连忙摇头,“不用,我想自己来。”

看了好一会儿兄友弟恭,看得心满意足的老管家,笑眯眯地说:“我也可以帮小少爷。”

“对,不是你喜欢明星吗,管家每天研究,都成娱乐圈百事通了。”顾历帆说:“不比秘书和饭圈女孩差!”

顾锦眠:“……”

那可真是辛苦管家了。

鬓角都白了。

吃了一顿晚饭,钱也有了人也有了,回来的时候,床也给他换好了。

顾锦眠躺在顺眼又舒服的床上,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还是觉得神奇。

庄园被环形树林围住,隔绝了外面的喧嚣,夜里显得尤其安静。

芍药花浅淡的幽香顺着窗纱的缝隙飘进房间,扰乱了现实和梦境之间的平和,把顾锦眠从梦境的虚幻假设中拉回现实。

可能见不到老爸了。

他接受了这一事实,认命般地翻了个身,看向窗外。

他处在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里。

这个世界里,他目前唯一的慰藉是崽崽。

他很想见到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