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当读者和作者同时穿书

第27章 第 27 章(1/2)

目录

“嘿, 你们真是绝配!我们TS有个七夕特刊!”

“别说你们七夕特刊现在还没确定好封面人选,而且特刊算什么,我们金九!”

“那啥,我们有个情侣综艺节目, 你们可以来撑撑颜值场子吗?”

顾锦眠:“……”

“情侣综艺?!”施仪一下抓住了她喜欢的重点。

在她看来, 明星们争相抢夺的时尚杂志根本不算什么, 不说她的人脉,只要她多让殷漠殊上几场秀, 她相信殷漠殊自己就能收割国内外各大时尚杂志。

而少有的, 今天竟然来了个恋综导演。

施仪兴奋地跟导演聊了起来。

顾锦眠一脸生无可恋。

施仪:“他们真的可以吗?”

导演看了一眼两人, 他们可以说是情侣中的颜值天花板, 颜值气场自带张力,一个是当红爱豆,一个是豪门少爷,自带流量, “可太可以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

毕竟是爱豆啊, 连恋情都不能公开。

想磕cp想昏头的施仪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啊……”

她不由将视线落在殷漠殊身上。

殷漠殊:“只要眠眠可以就可以。”

顾锦眠:“……”

施仪眼睛里满满的期待和渴望, 顾锦眠对上她这样的眼神, 完全说不出拒绝。

但是,这确实会影响殷漠殊的事业。

于是,顾锦眠说:“再说吧。”

至少在殷漠殊还是偶像时,一定不行。

施仪听他这么说也没失望,她知道顾锦眠的考量, 她也会尊重殷漠殊的职业。

至少还是有希望的不是吗。

接下来, 施仪带着顾锦眠和殷漠殊挨个认识了参加晚宴的人。

以前她举办这种晚宴顾锦眠从不参加, 这是第一次施仪这么开心又骄傲,恨不能在每一人面前走上一圈。

儿子可爱,儿子男朋友超帅,怎么能不骄傲。

顾锦眠见了半圈,面瘫脸就有点受不住了。

他悄悄退了。

在一边看施仪带殷漠殊跟大佬们谈笑风生。

越看越骄傲,嘴角不自觉扬起来。

在原著中,殷漠殊惊才绝艳的开始就是时尚圈,凭借他优越的骨相,气场和身材,在时尚圈大杀四方。

接着是电影圈,他的脸太合适大荧幕了,可以说是惊艳四座。

顾锦眠没让他走一点无用的路,都给他提前了。

柏心宇感慨:“殷漠殊好厉害啊,我从小见识这种场面,都没他这么游刃有余。”

杜白安用力点头,满眼崇拜。

顾锦眠:“……”

那种感觉又来了。

顾锦眠四处打量,心里的感觉越来越奇怪。

他发现,这里不少人看殷漠殊的眼神都有点奇怪。

这里的人按说都是时尚圈大佬,见过大场面和形形色色的美人,不该对一个哪怕他长得再好的人,一致地长时间驻足。

可现在就是,很多人在有意或无意识地看向殷漠殊。

和柏心宇与杜白安有微妙的相同。

看向殷漠殊时,都有种面对父亲或更高位的人的感觉。

那边两个摄影师拿着相机互相讨论。

“你看,这张有没有希腊神话战神阿瑞斯的感觉?”

“阿瑞斯?你看我这张有没有天神的感觉?”

顾锦眠:“……”

过了过了啊。

他这个老母亲听了都觉得不好意思。

那么喜欢殷漠殊的施仪,也是没想到殷漠殊会这么受欢迎,她只是惊讶了一瞬,然后拉着殷漠殊站到中心。

“你们看,长得像不像时尚新星?”

大家纷纷应和。

“何止啊,可惜被施总提前预定了。”

“施姨的眼光和审美从来没失误过。”

施仪笑道:“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是为这个圈子而生的,就像有的人一眼就知道不能进这个圈子。”

她的视线精准地落在杭苑廷身上。

其他人也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内心阴暗也能有独特的时尚创造,可把钱贴在身上不是高级,这是对时尚的亵渎。”

正期待着的杭苑廷脸一下白了。

他进入娱乐圈后,汲汲营营,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看着已经很成功了。

他最厌恶别人说他土,他改了出生地,改了父母职业,高薪请了最厉害的造型师,一点点包装自己。

最想打入的就是豪门圈和时尚圈,好像这样就能掩盖他低微的出身。

前者他差不多成功了,他成了季南的男朋友,有一圈豪门公子哥朋友。

接着挤破头想要在时尚圈有一席之地,他以为他快要成功了,没想到等着他的是这样难堪的场景。

这一刻他像是被被扒去天鹅外衣的丑小鸭。

因为丑陋而难堪。

他明明有丑小鸭的外衣,却依然有种赤|裸的羞耻和难堪。

他知道,他的路到此为止了。

不只是季南、柏心宇等人觉得惊讶,连顾锦眠都惊了一下。

她没想到施仪会如此的直接而犀利。

施仪坐过来喝茶时,面对他的疑问,笑道:“宝贝,妈妈一路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不是为了小心翼翼察言观色,维持虚假和平的。”

“顾家祖先辛苦创业积累资本,也不是让宝贝委曲求全的。”

顾锦眠一愣。

“宝贝可以活得更肆意张扬,对伤害你的人不需要有顾忌。”施仪摸着他的头说:“你头上有那么多人给你顶着天呢。”

顾锦眠从幼儿园开始,就自己用拳头保护自己,被同学欺负了自己冲过去,被同学的哥哥欺负了也自己冲过去。

从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好像拳头被卸力展开,一瞬间就娇贵柔软了起来,身体软,心也软。

他呆愣地点了下头。

柏心宇羡慕地说:“怪不得ho这么嚣张,要是我可能更嚣张。”

他们家也不差,可他的父母长辈们绝不会跟他说这样的话,他们只会教他识大体。

顾锦眠:“……?”

这好像不是夸人的话。

“我哪里嚣张了?”

杜白安说:“不嚣张。”

柏心宇:“……”

他们说着话时,顾历帆和顾席钧来了,顾锦眠起身去跟他们说了几句话,又被他们带着见了一圈人。

见到殷漠殊的时候,顾历帆很开心,夸了他好几句。

大哥顾席钧没怎么说话,一直暗中观察殷漠殊。

施仪很喜欢殷漠殊,顾历帆也一样,他恨不能早点把顾锦眠从季南那个深坑中挖出来,不管是谁他都感谢。

顾席钧也很想顾锦眠走出来,可他也担心顾锦眠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殷漠殊注意到他的视线,对他点头,笑了一下。

股席卷眉头一皱,总觉得这不是个好东西。

但家里其他人根本不这么觉得。

顾锦眠看着殷漠殊满眼是光,施仪各处夸赞殷漠殊,顾历帆……顾历帆小学鸡一样走到季南和杭苑廷身边去了。

两人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

扬眉吐气的顾历帆指着顾锦眠和殷漠殊说:“很般配吧,我说一句天造地设不过分吧。”

季南:“……”

顾历帆仔细看着季南难看的脸,问:“我上次让你照镜子你照了吗?”

季南:“顾历帆,你不要太过分!”

顾历帆笑道:“多熟悉的话啊,以前不知道我对你说过多少次呢。”

他看看杭苑廷,又看看季南,说:“你们也很配啊,祝你们长长久久。”

第一次,两人觉得祝福的话是在骂人。

他们觉得顾历帆在骂人,但这么想,不是在骂对方吗。

顾历帆舒服了。

他看够两人的憋屈,神清气爽地走了。

“我们走吧。”季南疲惫地说。

在这里他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杭苑廷见到这一屋的大佬还是有点不舍。

季南烦躁地把他拉到二楼露台上,“杭苑廷,你还不够吗?”

受了一肚子气和难堪的杭苑廷也有脾气了,“季南,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现在觉得我丢人了是吗?你变了!”

“我变了?”季南嗤笑,“是,我变了,可我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是哪样的人?”

“你自己不知道吗,你跟季明一起做的那些龌龊事还要我说?你还是当年娱乐圈的初恋脸少年吗?”

季南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个初见就惊艳的如白月光一样的人,背后会做这种事,他和季明不仅有那些龌龊的勾当,还一起骗顾锦眠,教顾锦眠错误的追求方式,让他对顾锦眠越来越讨厌。

明明以前,他一直挺喜欢顾锦眠,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他现在想,之前骂顾锦眠,赶顾锦眠,关顾锦眠,每次都少不了杭苑廷在一边煽风点火。

要不是他,他和顾锦眠……

“季南,这就是你七年的喜欢吗?我们在一起六年了,我就不能有点错?你有良心吗!”

季南烦躁地说:“不要再拐弯抹角地跟我说什么你的青春都给我的话,我没给你吗?我顾及着我们几年的感情没提分手没说其他重话,还不够吗!”

杭苑廷脸上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接着是季南熟悉的委屈,他张嘴要说话。

而季南根本不想再听那些话。

说过千百遍的话。

明星的青春确实很珍贵,因而以前他总会给杭苑廷很多补偿,这些年给他投资的影视剧他都记不清有多少了。

可是,是他给的不够多,还是他的青春就不值钱?

为什么每次都这么说?

季南转身要走时,对上正站在露台边的顾锦眠。

顾锦眠:“……”

他不是故意偷听的。

他只是来这里摘一朵红玫瑰。

殷漠殊送了他一枝白玫瑰,好多人夸这朵白玫瑰和他今天很配。

顾锦眠也想给殷漠殊一朵,他想来想去,还是露台上的萨曼莎红玫瑰更配今天的殷漠殊。

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对话。

季南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比今晚上任何一刻都要生气,“你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走!”

“哦。”顾锦眠面瘫脸对上他,“可是这里是我家啊,要走的是你,现在给我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