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当读者和作者同时穿书

第29章 第 29 章(1/2)

目录

制片主任还在说:“顾少这齐人之福嘿嘿嘿。”

嘿嘿你个大头哦。

顾锦眠幻想破灭。

什么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做人。

不可能了!

他在这个剧组的形象怕是最可怕的吧, 比林导那里还差!

制片主任见顾锦眠脸色不对劲,小心翼翼地问:“我房间安排得不合适吗?”

就在这时,柏心宇开心地跑过来, “ho,我就住你隔壁!好开心哦!”

制片主任松了口气。

顾锦眠瘫着张脸, “合适。”

是挺合适的, 就是不是他们想的那种合适。

柏心宇:“ho,我先带你去酒店看看。”

顾锦眠跟着柏心宇走了。

制片主任在后面笑着看他们离开,“ho,一家人?真会玩嘿嘿。”

顾锦眠瘫着脸来酒店, 路上越想越绝望,绝望到深处就是放弃。

算了, 就这样吧。

b城是一线大城市,加上顾锦眠的投资, 酒店还算不错, 比林导那里那个好,尤其是顾锦眠这一间。

露台, 书房,衣帽间, 厨房应有尽有, 房间敞亮,视野宽阔。

顾锦眠问:“殷漠殊在房间吗?”

柏心宇:“不在, 应该在片场。”

刚才他在片场扫了一眼没看到啊。

顾锦眠在酒店洗了个澡, 换了身衣服,立即又去片场了。

秋阳中学很大, 分为初中部和高中部, 这不是主角的学校, 在原著里没有详细描写,只有几个重点区域提过。

食堂就在实验室下面,图书馆很小,一个三层小楼在一棵梧桐树下,男女宿舍隔着一条人工小河。

顾锦眠把殷漠殊曾经生活的这些地方一一走过,心里生出一些熟悉感。

他把这种熟悉感归于在原著里的提前了解。

熟悉又亲切。

可是,他没发现殷漠殊。

顾锦眠从学校出来,校门口有几个场务,顾锦眠问他们:“有没有见到殷漠殊?”

其中一个场务指了指学校对面的小公园,“之前看到他进去了。”

在城郊的这个小公园,年代应该有些久了,树木粗壮,绿色盎然,但路灯杆上生了一层灰红的锈,木长椅上的漆掉得只剩一块块。

殷漠殊就坐在这样一个长椅上,靠坐在长椅一边。

顾锦眠看得很恍惚。

这个场景真的好熟悉,他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

原著中没有过,却比看到原著中有的学校场景还熟悉。

顾锦眠脚步比大脑先一步,走到长椅边,坐在殷漠殊另一边,低头看自己的肚子。

殷漠殊晃了下神,慢慢转头看向他。

不远处场务们正热闹地收拾场地,十几米远的地方,繁茂的大树遮出一方安静的小天地。

天色黯淡。

路灯还没亮起来。

顾锦眠抬头,呆滞的脸,漂亮的杏核眼,猫咪笑弧的嘴巴。

殷漠殊目不转睛地看着,眼眸微动。

“殷漠殊,你坐在这里做什么?”顾锦眠问。

“啊。”殷漠殊回过神,伸手按了按太阳穴,看向前方。

他一只腿曲着,一只腿伸直,完全放松地向后靠,“那边那个秋阳中学是我母校。”

“哇!”顾锦眠的面瘫脸做出一个莫得感情的惊讶神情,“好巧哦。”

殷漠殊:“……”

顾锦眠问:“怎么了?”

殷漠殊那点莫名的思绪就这样被拍飞了。

他继续说:“那边是一个小学。”

顾锦眠继续听着。

“那里有个一年级的六岁小屁孩,说我笑得很好看。”

顾锦眠一愣,这是原著中没有的。

原著中,殷漠殊自八岁以后,几乎就没再感受到过温暖。

他十一岁的时候,认清再也无法在殷家感受到一点亲情,那里不是他的家,而是一个只会给他伤害的地方。

他偷偷报考了一个离家很远要住校的中学,就是秋阳中学。

但那并未让他好受,他更惨的经历就是从中学开始的。

殷家是b城非常有名的家族,b城和s城都是原著中的大城市,s城经济更发达更自由,b城政治文化氛围更浓重,这里的家族大多底蕴深厚,关系复杂。

殷漠殊的养父母是殷家老爷子的长子和长媳,他们比其他的兄弟姐妹更受老爷子喜欢,也占据家里更多的产业和其他资源,是继承人。

可是,他们一直没能有孩子。

他们一直想领养一个孩子,这样的家族自然不难,他们有很多的选择。

他们看到被抛弃的殷漠殊后,带他去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医生说他不仅没患有天使人综合征,而且智商很高,他们这才把殷漠殊带回家。

一开始还挺好,他们很用心,对殷漠殊很好。

渐渐就发现殷漠殊的问题,他只会笑。

只要有明显情绪他就会笑,殷母做饭切到手指,他在笑,殷父出车祸,他在笑,殷爷爷大寿上摔倒,他当着所有宾客的面笑……

殷家人越来越讨厌他,当他们遭遇不好的事看到殷漠殊笑,自然想打他。

后来他们说看到殷漠殊笑就会想起不好的遭遇,也以此为由打他。

形成了一种可怕的习惯。

他们口中还说着,这是对殷漠殊好,是在帮他激发出其他的表情。

养父母也越来越受不了这样的他。

他的养母曾跟养父说过不想要殷漠殊了,动了想要代孕的念头,但被殷父阻止,不是因为他多高尚,而是他想把外面小三的孩子带回家。

在殷漠殊马上要读初中这一年,养母最终妥协,养父把他养在外面的孩子领回家,养母因此过得越来越凄惨,她把这一切怪罪到殷漠殊身上,越来越疯狂。

要不是殷漠殊有病,小三的孩子根本不会被领回家。

要不是殷漠殊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她怎么会连代孕都做不了了,一辈子孤苦凄惨。

只要她在家里受到小三和孩子的刺激,就会来学校骂殷漠殊,骂他有病,骂他变态。

殷家的几个堂哥堂弟们,对突然出来的这个要抢夺他们家产的人,根本不可能喜欢,也时常煽动同学来找麻烦。

殷漠殊的初一,可能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年,有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的笑。

在那样一年,有一个人说,他笑得好好看。

这对他来说,一定是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吧。

就像他暗无天日的世界里,照进来的一束光。

顾锦眠说不清心里是怎样的感受。

原来,殷漠殊在他年少的时候,也曾经感受到过一点温暖。

狗逼何不尽竟然不写出来,就不能让他们吃到一点点糖是吧。

“那个小孩想法竟然和我一样。”顾锦眠笑道:“有眼光,很不错!”

他眨了下眼,“殷漠殊,那个小男孩一定对你来说一定很特殊吧。”

不然,怎么能一直记到现在呢。

来这里,也可能是在想他。

“或许吧。”殷漠殊说。

殷漠殊想起那个总是鼻青脸肿,破破烂烂的小男孩。

不管怎么吓唬,一直跟着他,一直能找到他的小男孩。

经历过许许多多事后,在十八年后,他以为他早就忘记被积压在遥远之地的小男孩,他甚至连他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了。

直到他的心理医生指出,“你笔下唯一一点温柔都给了他。”

他才知道,其实他还记得他,记得他小时候的样子。

他说是不是他因为他没有妈妈,所以别人总欺负他,书中顾锦眠就有了一个厉害又温柔的妈妈。

他很厉害把班里的小男生都打倒了,可是他们有哥哥又把他给揍了。

他说没什么了不起,他以后也会有哥哥,书中顾锦眠就有了三个哥哥,不管他做什么,都无条件护着他。

在一本书的妖魔鬼怪中,他写了这样一个人。

但其实他没想过要怎么样,没想到,有人穿到了这个人身上。

他没有对他说他笑得好好看,而是每次见他都好笑又努力地露出一个笑。

小到一杯奶,大到上亿的资源,蛮不讲理地对他好,还替他考虑好了后路。

大概,没有人能拒绝。

可是,他讨厌何不尽。

他想放纵一回,又不敢向前一步。

殷漠殊转头说:“那个小男孩也姓顾。”

“还是本家人,怪不得这么优秀。”顾锦眠笑眯眯地说。

你也姓顾吗?

殷漠殊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开始好奇这个人的一切。

顾锦眠站起来,拉住殷漠殊的胳膊,“殷漠殊,你跟我来,我发现一个好地方。”

殷漠殊被顾锦眠拉到一个小卖部里。

小公园门口旁,秋阳中学门口斜对面,有一个小卖部。

这个小卖部同时服务于小学生和初中生,平时生意不错,但在暑假生意略显惨淡。

原本老板打算关门跟女儿出去旅游的,后来听说这里有个大剧组来拍戏,连夜进货开门。

顾锦眠来找殷漠殊时看到了,他发现这个小卖部其实挺大的,除了卖了当下学生们喜欢的零食文具和玩具,还有一些复古小零食,就特想带殷漠殊来。

“老板,要一个棒棒糖!”

“好嘞,自己选口味。”

“老板,要一袋辣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