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当读者和作者同时穿书

第39章 第 39 章(1/2)

目录

当时顾锦眠和殷漠殊因为一张照片, 让一大批cp粉垂直入坑。

照片当然不能和动态视频相比,直播中这一幕冲击性更强。

金尊玉贵的小少爷在直播中更加好看,再近的距离脸上都找不出一点瑕疵, 眼睛如一褶桃花, 睫毛小扇子一样浓长。

偏偏他瘫着一张脸,如一只凶巴巴的傲娇布偶猫, 看起来很不好相处,偏偏长得漂亮得让人无法抗拒。

特别想得看他软化的一面, 这一面不负众望, 在看到殷漠殊时露出来了,他收起了尖锐的爪子, 跳到殷漠殊身上。

很多看恋爱综艺的人之前没了解过殷漠殊, 只是偶尔看到过他的舞台, 广告和电影宣传等,不是冷漠寡淡的, 就是笑得魅惑众生没有心的。

当他抱住顾锦眠时, 眼里那发自内心的愉悦和喜欢, 专注而幽深的笑意, 看得人心跳失衡。

他们渐渐靠近时, 那种暗暗滋生的暧昧让观众都兴奋了起来。

结果,他们转到幕后去了。

【???】

【我堂堂不配看个吻是吗?】

【摄影师快跟上啊!你没吃饭吗!】

【快去快去!我急死了,看不到我要疯!】

【小少爷跳到殷漠殊身上那一刻,我都脑补出无数个场景和姿势了, 结果就没了?】

顾锦眠和殷漠殊的直播间成了五个直播间人数最多的, 即便现在直播间画面中一个人也没有。

殷漠殊抱着顾锦眠转到幕后后, 顾锦眠眨了下眼, “我们不是要秀恩爱给他们看吗?”

殷漠殊低笑一声, “要半遮半掩。”

顾锦眠不明白。

果然难度升级了。

“我用力的方向错了?”顾锦眠说:“算了,我配合你就好。”

“不对。”顾锦眠说:“怎么感觉你比较懂?这是一个爱豆该懂的吗?”

殷漠殊又笑了一声,“以前为了做某件事,看过几本恋爱书。”

顾锦眠:“???”

“做什么事?”

“做梦。”

顾锦眠:“……”

听到外面的动静,顾锦眠才反应过来,他还一直在殷漠殊身上。

这么稳当,除了他双腿在殷漠殊的腰上盘得紧,还有殷漠殊正托着他。

托在屁股上。

顾锦眠:“……”

顾锦眠后知后觉地脸爆红。

摄影师赶过来时,就看到顾锦眠挣扎着从殷漠殊身上下来,之前白白的脸现在一片红,都要红到脖子上了。

看到他们时,眼神躲闪,拉了拉有些凌乱的衬衫,完全不敢看镜头。

【???】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没看到,我恨!】

【殷漠殊到底做了什么禽兽事,把小少爷□□成这样?】

殷漠殊好像是猜到了弹幕在说什么,非常真诚地解释:“我们什么都没做,只是说了两句话。”

【你以为我们信吗?】

【此地无银三百两。】

后台不适合拍摄,开场直播需要给观众介绍一下他们,还是要到一个明亮的地方开始。

殷漠殊带顾锦眠到一个会议室,去时又碰到了杭苑廷和季南。

“……”

两个直播间同时出现四个人。

【杭苑廷和殷漠殊是《瞒天过海》的男二男一啊,我预感这种场合会经常出现哈哈哈。】

【杭苑廷是一番。】

【节目组有病,在电影中杭苑廷都是男一,压轴直播间给殷漠殊?】

【你才有病,滚!】

导演说:“目前只有这一间会议室空着,既然这样,那你们一起吧,还挺有趣的嘿嘿……嘿。”

【导演最后那个嘿在小少爷杀人般的眼神下消失了。】

【导演组太会了。】

【今年可太刺激了。】

导演打哈哈:“没事,你们不是都认识吗,一起更放松,聊聊天,不要太拘着。”

会议室桌子被撤到一边,正中间摆放好四个椅子,一看就是导演组早有准备。

【导演:危。】

【导演已进入顾氏集团暗杀名单。】

【还有季氏。】

【那可不好说,你们看向季南主动坐到顾锦眠身边了。】

【?收起恶心的心思,季南是杭苑廷的男朋友,马上要结婚了。】

【马上要结婚是谁说的?有根据吗?】

顾锦眠瘫了会脸,感觉现在好多了,没有人说话,他就开口了,他对季南说:“你怎么看着这么憔悴?”

看起来像是关心的话,观众们正要兴奋,季南正要开口。

顾锦眠:“录恋爱综不是应该开心得不行吗,像我这样红光满面。”

说完,他一一看过每个摄影师,毫不掩饰自己还微红的脸。

季南:“……”

【哈哈哈哈哈!又来了!】

【那奇怪的胜负欲!】

殷漠殊抿唇笑了一声。

杭苑廷脸色有点难看,只有那么一瞬,他很快管理好表情,有点生硬地开始介绍:“大家好,我是杭苑廷,这是我男朋友季南,他是圈外人,季昌集团市场部总经理,我们在一起六年了。”

季南配合着笑了一下。

他不是圈内人,表情管理得没那么好,那笑怎么看都有点强行。

尤其是和另一对对比。

顾锦眠说:“大家好,我是顾锦眠,这是我男朋友殷漠殊,你们都知道吧?”

当他提起殷漠殊时,那骄傲是完全遮掩不住的。

【知道知道,当然知道!】

【你看你得意的,嘴角都要上天了。】

殷漠殊跟着控制了下嘴角,说:“大家好,我是顾锦眠的男朋友,这是我的,眠眠。”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这句话说的停顿得当,也没有专门看着顾锦眠说,说完就是让直播间沸腾了。

【我的,眠眠。】

【我合理怀疑殷漠殊听到刚才季南叫小少爷眠眠了,嗷!】

【季南:惨还是我惨,这俩人怎么都对我宣战了?】

顾锦眠跟着点了下头,“对!”

【哈哈哈你还对,你怎么那么可爱啊。】

【顾锦眠——一个人热衷于打季南脸的人。】

导演组一边看着弹幕一边找话题跟他们交流。

有个导演问杭苑廷他们俩:“你们恋爱六年了,粉丝都在期待,你们是不是要结婚了?”

杭苑廷笑着说:“是啊。”

季南面色微沉没说话。

气氛有点尴尬。

导演大概也没想到会这样,忙转移话题,问:“你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顾锦眠:“是啊,林导《瞒天过海》剧组认识的。”

季南:“我和眠眠从小就认识,他出生第一天我们就见面了,他从小跟在我身后长大。”

【……】

【导演:我是想搞事,但是我没想到搞这么刺激的。】

【天,这就是丰收的季节吗,这是我没想到的。】

导演咳嗽了一声,看向殷漠殊,见他正沉思,便问他:“殷漠殊,你在想什么?”

殷漠殊笑了一下,眼色沉沉的,“我在思考,为什么常说竹马敌不过天降,现在我大概想清楚了,就像有的情侣好多年都不结婚那一定是有什么问题,竹马那么多年都没在一起,就是不合适。”

导演:“……”

【殷漠殊杀疯了。】

【杭苑廷:你礼貌吗?】

【殷漠殊太过分了,这不是诅咒杭苑廷他们结不了婚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