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贼婿

第065章、诳骗下山(1/1)

目录

“卑职青云寨游击将军黄远涛见过金帅。”黄远涛立即有样学样,在魏其安旁边拱手恭敬地见礼,虽然老者并不是化境宗师强者,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却远超普通一流高手。

金图康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黄远涛,目光肆无忌惮,带着审视,令黄远涛非常不自在,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保持着恭敬的姿势没有动,静静地等候着。

金图康今年五十六岁,修为早已经臻至一流高手巅峰,但是受到瓶颈限制,已经十年没有寸进,不过若是有机缘,也可随时突破成化境宗师,因此在洪天志手下威名颇著,是三位副帅之一,统领着五万军马。

“黄将军弃暗投明,接受招安归顺洪元帅,乃有志之士也。听闻近来青云寨已经吞并了周围不少山寨,发展进步得很快,如今是否又有收获呢?”金图康等到黄远涛的额头出了汗水,这才收回目光,招呼他坐下问道。

“禀告金帅,青云寨半月前刚刚来掉桃山寨,斩杀化境宗师强者唐志,吞并了桃山寨五六千人马。如今,青云寨已经拥有一万六七千人口,士兵近万,强者方面现有化境宗师一个,一流高手十余个,二流高手数十个。”

黄远涛毫不犹豫就出卖了青云寨的情报,不过叶青云和方贤隐藏的七八个一流高手,他却是不知道的,不然的话还会更令人震惊。

“一个小小山寨有如此多的一流高手吗?”旁边一个将军惊讶地问。

“杀了化境宗师强者?是叶青云亲自出手的吧?”连金图康也震惊了,要知道他想突破成为化境宗师而不得,但是青云寨竟然斩杀了化境宗师强者。

“青云寨的实力,除了士兵人数较少,强者数量上已经越过我们一军之力了。”另一个将领喃喃地说。

以金图康率领这一支军队来计算,没有化境宗师强者坐镇,或许在大战爆发时,朝廷会调派化境宗师过来,但平时却是没有的。

另外,这支五万军马的军队里,一流高手也不过十五个,二流高手近百个,而青云寨仅仅近万士兵,却有同样数量的强者,不得不令人惊叹。

“金帅,叶青云只是重创了唐志,斩杀他的另有其人。”黄远涛拱手说。

“难道是被其他一流高手围攻致死的?”晏开志问道。

“莫非是被方贤所杀?”看到黄远涛摇头,比较了解青云寨的魏其安脸色一变问道。

“正是。那方贤持有神兵长剑,与重伤后的唐志激战百余回合,两人都战至疯狂,虽然负伤多处,但最终方贤斩了唐志。”黄远涛苦笑着点头说。

“此子便是你们说的那个山寨赘婿吗?他能力敌化境宗师了?”金图康听得一震问道,因为即使以他的修为实力,持有神兵也勉强可与普通的化境宗师对战,大概实力与突破前的凤玲差不多。

“此子刚刚二十岁,修行速度非常可疑,三个多月前还接不住我一招,如今竟然已经超过我了。或许与他掌握的熬体配方有关系吧?”黄远涛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出卖方贤。

“熬体配方,是何东西?”金图康一听,目光锐利了起来。

“金帅,是这样的,之前随黄将军去青云寨,听说那方贤从医书中推导出一种熬体配方,利用配方药浴可以帮助武者熬体。

只是我与黄将军和他家公子都试过,对我们一流高手的作用微乎其微,对二流高手稍微有些作用,可能对三流武者的作用大一点,便没有放在心上。”魏其安连忙说。

“蠢货。”金图康听了,突然双眼圆睁骂道,“如果对三流武者的作用较大,那对我们军队来说岂是小事?

如果我们的士兵中大部分人都是三流武者,那战斗力会达到什么地步?你们哪,怎么不动动脑子好好想想?

对你们没有大用,难道对朝廷就没有大用吗?你们相信不相信,如果这个配方泄露出来,恐怕五国都会派遣强者到青云寨夺取?”

“金帅,会有那么大的用途吗?”魏其安虽然被骂了,但是仍然不太相信。

“金帅,卑职怀疑,我和魏兄我们用的药浴,可能并不是真正的熬体配方。因为据我观察,青云寨中近来有六七个一流高手似乎都是因为使用熬体配方而突破的。

而卑职因为回山那天就与方贤发生突然,打伤了他和山寨一个一流高手,而负责管理药浴事情的就是那个一流高手的弟弟。

如今回归想起来,我们使用的药浴恐怕是加了水稀释过的,所以效果才不明显。”黄远涛拱手继续说道。

“有这个可能吗?”金图康半眯着眼睛问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认真起来了。

“禀金帅,可能性很大。而且那方贤还有失控的风险,因为他的话对叶青云的作用很大,如果将来方贤执意不为九皇子效力,恐怕叶青云多半会听他的。

所以,无论是为了那熬体配方,还是为了更好地控制青云寨,我个人认为,咱们应该先控制方贤,迟则生变。”黄远涛点头说。

“此事恐怕有些难办。方贤身在青云寨,我们是无法强行要求他下山的。如果派强者抓人的话,至少得出动两个化境宗师强者和大批一流高手才行,普通军队要进攻青云寨,没有五万人是没有胜算的。”晏开志摇头说。

“你们真是习武习得脑子里都长成筋了,什么事情都想到武力解决?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事情,是不需要武力就能够解决的。

张参军,你说说看,有什么办法让方贤心甘情愿地下山呢?”金图康冷哼了一声,骂了几位将军,随后问旁边角落里一个青年儒生。

青年儒生名张秀泉,乃国子监出身的进士,被九皇子派往军中担任参军,协助处理军中公文等事务,因此也也是这个大帐中唯一不是武者的人。

“回禀金帅,属下听闻方贤此人乃是神医,曾经在青阳城为百姓免费看病多日。所以要请他下山,一者可以让黄将军派人回山相请,说军营中有人重伤,须得他相助;

二者可以请郡守派人青云寨请他下山为夫人看病;三者还可以朝廷名义请他进京为太子看病。”张秀泉不假思索就想到了三个办法。

“听听吧,你们平时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事实上在阴谋诡计上面,你们给书生提鞋都不配,被人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这三个办法中,第一个办法估计行不通,如果叶青云或方贤对我们身后的九皇子有所怀疑,他是绝对不可能来军营的。

第二个办法必须得到郡守李昌林李大人的支持,但是李昌林此人虽然也愿意为九皇子办事,却也是书生意气,方贤曾经救他夫人,他恐怕不愿意如此对待恩人。

所以可以采用第三个办法,派人去青云寨,以朝廷的名义请方贤去京城为太子治病,反正太子的痨病是天下都知道的。”金图康边分析边说道。

“金帅,此事万万不可。那方贤确实医术高超,如果让他去了京城,万一真的治好太子的病,可就麻烦大了。”黄远涛连忙说。

“黄将军不用担心,方贤是永远到不了京城的。”魏其安笑着说,他明白了金图康的意思,在半路上对方贤下手即可。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