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战气凌神 > 第66章 遇强不惧,天地由我

第66章 遇强不惧,天地由我(1/1)

目录

第66章 遇强不惧,天地由我

“三阶圣剑师果然厉害。”

五管事一发动攻势,林羽心里马上一凛,心里提起高底的警惕性,马上就判断出自已与三阶圣剑的差距有点大,绝对不对硬接,于是身体一动,诡异一闪,毫不费力的躲开了五管事的一记攻击,瞬间到了五管事的身后,剑直挥而出。

“咦,这小子的身法有点古怪。”五管事见林羽的身影突然在自已的眼前消失,心里一动。随之身子一个急带的旋转,反剑划出。

“好快!”五管事的反应之快,逼得林羽刺出的剑不得不收回来,因为不收的话,寂灭剑必定会跟对方的剑相撞在一起。

林羽可不敢这样做,以对方三阶圣剑师的实力,一旦被他的剑撞上,自已手中的剑非脱手不可。

看来地面做战,自已只有挨打的份了。林羽心里暗道,于是身形暴退,接着凌空一跃便窜上了身边一棵大树之上。

“哼,现在才想跑?”五管事见此,冷哼一声,身子急闪便追杀而去。剑芒狂扫,林羽纵入的林树的顶梢顿时被削成平坦,枝叶飞溅,所幸林羽行动敏捷,早已又窜入了另一棵大树当中了。

五管事可不理会这么多,顺势又追杀而上。只是,不管五管事的速度有多快,攻击有多强凌厉,但是,他所追杀的林羽仿佛变成了一只灵活的猴子一样,不断的在山林的树上跳跃,每一次眼看就要刺中,但每每都被林羽诡异的避开了。

于是,山林当中展开了一出树顶追击战,只是惨的是那些树木,追杀似乎变成了五管事的砍树游戏了。但是,林羽的身法太诡异了,五管事虽是攻势凌厉,却半点收效也没有,久而久之,慢慢的,五管事开始有点暴躁起来。

太郁闷了!

堂堂三阶圣剑师竟然被一个七阶剑师像耍猴似的,带着他从这棵大树窜上另一棵大树,再从另一棵大树窜上这一棵大树,仿佛两人成了两个小孩子比爬树一样。

心里郁闷,但五管事杀林羽的心更剧烈了。因为,一个三阶圣剑师追杀一个七阶剑师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场面,要是传了出去,那他岂不是成了所有人的笑话?

“我看你能跑多久。虽然你的身法很适合在树上做战,但是,我就不信你七剑剑师的战气会比我三阶圣剑师的战气还要绵长。好,我陪你玩,我要等到你盘疲力尽时,我再慢慢的抽你的筋,拨你的皮。”五管事突然间,冷静了下来,开始不缓不慢的跟在林羽的身后,嘴里淡然说道。

不过,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林羽。是呀,对方是圣剑师,战气要比自已深厚多了,这样下去,只会累死自已,自已还真是傻瓜,看来,不但要借身法的独特避敌,最重要的是要借身法给对手致命的攻击才对。

心里想到这点,手一的抄,便向另一棵大树跃去。五管事冷冷一笑,尾随跃去。可是,突然间,林羽身子在另一棵大树上一荡,一个大旋转,突然返了回来,然后双翼一展,飞到了五管事的头顶,寂灭剑带着凶猛地劲气,闪电般的对着五管事的袭击而来。

“哼,不逃了?”而对林羽的突然返身袭击,五管事却没有感到半点的意外,似乎早就料到如此,于是一声冷哼,手中的剑一扬,竟然重重撞中了林羽手中的剑。

“不好,中计了!”

林羽醒悟过来,刚才五管事就是故意提醒他的。无奈之下,仓猝间只好运气全身的战气灌注在剑中。

“当!”

两剑在空在撞个正着,双方乍一接触,一股庞大的撞击力直让林羽体内气血翻滚,心头骇然,脸色一阵惨白,胸口一闷,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身体也是在半空划起一道抛物线,重重直摔而去,身子连压得好几棵大树的树枝横断,落地之时,身体多处已有划伤的痛迹,鲜血微渗。

“死吧!”

五管事见林羽中计而被他一剑击得口吐鲜血直摔到地面,知道林羽受伤了,于是嘴里一声暴喝,人在半空身形一扭便向林羽落去的地方撩去,人还没到,剑已划出,圣剑师实力发出的惊人剑气狂涌而至。

“靠,还真是不拿哥哥的命就不罢手不成?”林羽手掌心中多了一颗回气丹,往嘴里一塞后,背后一对紫翼展开,飞天而去。

“轰!”

林羽刚才置身的地方已是泥尘飞扬,现出一个大不浅的坑来。

“你以为飞上天我就奈何不了你吗?别忘了我可是圣剑师。”见林羽展开飞行技而凌空飞起,避开了自已一记重击,五管事抬头一瞥林羽,嘴里现起喝道,随之剑与身随,带着恐怕的剑气冲天而上。

林羽不敢硬拧其锋,身子一飘,瞬间在空中已是横移七八米之远,可是,身子还没稳下,破空之声响起,一股寒意直袭身后。

林羽知道五管事杀到,心知自已虽是有飞行技,但对方是一名圣剑师,在空中自已反而一点优势都没有。不过,攻势已至,想避是不可能了,霍然转身,剑如闪电直击五管事的剑尖。

“叮!”

两剑正中剑尖,五管事见此,冷笑中暗道这小子还真是不自量力,刚才的硬接就让他受伤,可是现在还敢与他的剑相撞,真是蠢得离谱了。

“哈哈,你找死------咦?”五管事本想再加重剑身的撞击力,可是正当他体内战气将要增加时,突然看到林羽手中的剑势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剑尖一碰之下,本是看似不可变的剑式竟然一绕,一道牵引力将五管事的剑稍微的引偏了轨迹,然后林羽的身子一个急堕,竟然安然无恙落到了地面。

五管事愤怒了!

竟然让一个小子以七阶剑师的实力将他的剑给引偏了。

“今天如杀不了你,我从此不再修剑。”五管事咬牙切齿的在心里暗道,眼里恶毒的神色狂闪,人在空中,一个翻转,凶狠地对着地面的林羽的怒轰而下。

“主人,你这样打不是办法,你为何要游斗?其实主人根本就不用避他,以主人现在的实力加上鸣夜动天铠,绝对有与三阶圣剑师正面决斗的实力。”剑魂见林羽从一开始便陷入挨打的局面,出言提醒。

林羽听着稍微一怔,是呀,我为何在这家伙的第一次出手便心生凛意而决定了采用游斗?这可不是自已之前分开作战的意图,看来,自已还是没能足够的自信,在面对三阶圣剑师之时,潜意识的感到害怕。

“不行,这一关如果过不了,那怎么面对黄家以后可能是更强烈的追杀?更谈何要成为强者?遇强不惧,天地由我!”林羽一咬牙,心里再无惧意,脸上现起坚毅之色,眉心间一道亮光闪起,激活鸣夜动天铠,寂灭剑一震,直迎向至空中直轰而下的五管事。

“天流剑技---跃渊!”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