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战气凌神 > 第98章 险胜

第98章 险胜(1/1)

目录

第98章 险胜

当血红色一起之时,林羽心头便是闪过一抹不妙,因为他能察觉到,这血红之色当中,竟然有种让他有种沉重的感觉,明显的感觉到自已的速度减缓了不少。

速度一减,本是威力十足的“焚天”一式,终是打了一个折扣。

“这是什么战技?竟然有牵制对手的速度,让人减速的效果?”林羽心头微感凛然。

“砰!”

在林羽心神微凛之时,熊富那仿佛无限张大的剑身已是趁着林羽那一刹那的迟缓,将“焚天”一式的攻势化解,随之去势不减,直奔林羽手中的寂灭剑,看样子,熊富是想凭自已的力量将林羽的剑崩断或是崩飞。

见本为得意的“焚天”一式被人就这么破去,林羽的脸庞微微现起一丝惊诧之色,手中寂灭剑以一个优美的弧度一旋,绕开熊富的剑,随之身形一闪,毫不客气地狠狠对着面前地对手砸了过去。

望着那夹杂着压迫风声而来地剑,熊富脸上现起一丝冷笑,手中的剑回旋,一绕,一张,一牵,竟然快速地结出一个圆形的盾影。

“凝剑盾!”熊富嘴里一声轻喝。

“嘭!”

林羽手中的剑狠狠咂下,最后重重地砸在了凝剑盾之上,顿时。林羽脸色猛地一变,抽身暴退。因为,就在咂中熊富所布起的凝剑盾时,一股强猛而极其诡异的反弹力量直震得他手腕生痛,随之向身子袭来。

“哼,想退?”

熊富见此,望着一时不察被凝剑盾的反震力量震得那脸色略微发白而倒射林羽,再次一声冷哼,手中之剑大手一挥,几十道剑芒在他的挥手间以铺天盖地之势直向暴退中的林羽呼啸着暴射而去。

“不好!”

林羽可谓是一时大意,头望着那夹杂着凌厉之息而来的数十道剑芒的追击,眉头微皱,似乎已是避无可避,危在旦夕,心里暗骇。可就在此时,眉心一道光芒突然一闪,鸣夜动天铠竟然在林羽身处极度危险时会自动护主。

砰砰砰砰

十几声的撞击声,熊富的剑芒重重的击在林羽的身上,直将林羽轰出数十米远,口喷鲜血而直摔而出。

“哼,一个大剑师竟然让我费这么大的力气,你小子该知足了。”熊富看着数十米远趴在地上的林羽,并没有继续追击,只是冷冷说道。因为他自信,虽然自已的实力并不是全盛之时,但一个大剑师身中自已十几道剑芒,不被肢解已算是万幸了,绝无幸免之理。

熊富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此时一动不动的沙蛇王,眼中再度的现起贪婪之色,张了张嘴,正想说话时,突然眼中愕然之色现起。

“咦,怎么变小了?”

在熊富的眼前,本是身材庞大的沙蛇王此时竟然发生了异象,正在缓缓的缩小,这小熊富感到奇怪。死死的盯着此时诡异的沙蛇王,熊富一时之间竟然不敢上前,持剑呆立而静观奇变。毕竟沙蛇王剑圣级别的实力存在以及刚才的那一式怒焰焚的威力让熊富对沙蛇王心里存在着极大的忌惮,在不明真相之时,可不敢有半点大意。

很快,庞大身躯的沙蛇王已变小到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的长度便停了下来,大小也不过拳头之大而已。停止变化后,沙蛇王依然是一动不动,只是身体中微微的起伏才让人感觉到它还活着。

熊富眉头微皱,看了看自已手中的剑,双眼眯起,冷冷的盯着变小的沙蛇王,持剑的手掌紧了紧,似乎鼓起了勇气,左脚向前一迈,缓缓的前行,可是,当他向前几步时,身子突然微微一震,停顿了下来。而在他的身后,林羽的单薄的身体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小子还真是个麻烦!这都死不了。”

看了看还是一动不动的沙蛇王,熊富略略感到迟疑,随之一咬牙,心里暗忖,眼中怨毒之色现起,急速的转过身来,脚掌一蹬地面,随之人与剑似乎合在了一起而向前暴射,竟然是犹如撕破了空气一般,隐隐有着淡淡的黑色线弧。

望着那暴射而来地熊富,林羽微微一笑,挑了挑眉,喃喃道:“紫轩,让你来吧!我去看沙蛇王怎么样了?”,说着,背后紫翅一展,凌空飞起,随之肩上的紫轩直迎向熊富射去,在半途中,身形已是开始变化,瞬间,一只全身冒着紫色火焰,背后扑闪着一双紫色的炎翅的紫瞳虎直向熊富撞去。

熊富见林羽突然背后伸展出双翅,已是感到惊讶,而瞬然间至林羽肩上射来的那一只他一直不怎么放在心上的小宠物竟然速度快到惊人,而且骤然变成了一只让人感到惊惧的火虎,这让他的心里再度的感到震惊。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大剑师之级别,竟然拥用飞行技,而且还有这么一个实力绝对是不低四阶圣剑师实力,全身冒火的虎兽?”熊富前冲的身形一顿,脸上明显的现起极为惊讶之色,心里暗忖。

然而,心里如何的震惊与奇诧,都不能影响他除去林羽的决心。而且也知道,想杀死这少年,就必须要打败眼前这只奇异的炎虎了。迅速的探手入怀,掏出一个白色的晶体之块,然后一挥,便装进了他手中的所用之剑的剑柄当中,随之双手合握剑柄,向下一劈,竟然劈出无数道细小冰丝剑芒,然后铺天盖地的直迎紫轩缠绕而去。

这熊富的交手经验还真是丰富,竟然在瞬间便想到以水火相克之理,想以冰来打败全身冒火的紫轩。

既是相克,就互有所长,看的就是个自的实力了。

只是片刻时间,紫轩全身便被一层厚厚的白色冰丝封住,身上的火竟然有被压制的迹象。而熊富见紫轩被冰封,冷笑了一声,身子凌空飞起,手中之剑半空中呜啸着旋转了一圈,然后狠狠的直向紫轩的背后咂下。

“哈哈,你以为就凭这点冰就能封得住我吗?你上当了。”

就在熊富的剑快要咂中紫轩之时,突然,冰块骤然融化,紫色火焰腾烧而起,随之数千紫火暴射而出,瞬间,竟然将熊富手中的剑融化成汁。

“啊!”

熊富万万没有想到紫轩身上的火竟然如此厉害,竟然连他手中一向视为珍宝的剑给融化,心里极度吃惊之时,身形出现了短暂的停滞,随之被几数紫为击中,温度高到惊人的灼热之伤这才让熊富心头一醒。

不过,他的实力与应变能力确定不是一般的高手可比,当机立断便是充剑,随之控制体内的战气,人在半空以一个极为诡异的移动,然后人在半空发出一声惨叫声后便飞撩而逃,瞬间不见了踪影。

“侥幸。”

紫轩看着逃得无影无踪的熊富,好一会方缓过神来,随之张口喷出一大口蓝色的血液,然后身子缓缓的瘫坐下来,嘴里喃喃道:“这家伙所用的冰战技还真是厉害呀!要不是他实力未恢复,再加上与主人的决斗消耗的话,刚才还真是让他给封住了,竟然还让我受了伤。不过,幸好他与中了我的紫火焰,他一时不知道深浅给吓退了,不然的话,想打败他可能还得花点时间。”,嘴里喃喃说着,瘫坐下来后,爬到近处的一个不高的沙堆前,然后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同时,通过心灵对话对林羽道:“主人,我受了点伤,需要休息。”

林羽本是向沙蛇王飞去,听后紫轩说受了点伤,身子在半空一顿,就要折回。

“没事,紫轩受的伤不重。”剑魂的声音响起。

林羽想了想,听紫轩的语气,受伤似乎确实不是很重,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他的担心,紫轩马上感应到,声音响起:“主人,小伤而已,不用管我。”

紫轩这么一说,林羽心里一放,于是飘身落到沙蛇王的跟前。

就在林羽落身之时,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目录
返回顶部